4/30/2008

美國中文教學之挑戰

第一次全美中文會議(National Conference on Chinese)200841719日在華府舉辦,此項會議由亞洲協會(Asia Society)及大學理事會(College Board)共同主辦,提供一個溝通美國中文教學意見的平台。在會中發表的一項報告指出,學中文的熱潮,雖然使在美國的中文學生人數倍增,但同時也使中文教學陷入廣而不精的局面,推廣中文遇到空前挑戰。

報告中指出,美國幼稚園到高中(K-12 level)的中文教學自2004年的263所學校,增加到779(公立學校444所、私立學校335),成長200%;在大學層面,2002年調查約有34,153名學生學習中文,2006年已有51,582名,人數增加52%;然而,這一熱潮卻遇到後援設施不足的問題,使美國學生學好中文的夢想遇到挑戰。

這份題為「2008年中文教育:一個延展的領域(Chinese in 2008: An Expanding Field)」的報告,整理了由44個州的中文教師,以及來自各國代表700多人在「全美中文教學大會」中討論的內容,探討中文教學的瓶頸困境。

報告指出,雖然學中文的熱情日增,但必須透過策略性地調整教學項目來維持,只有這樣才能給學生提供較紮實的基礎,幫助學生學好中文。報告中列出當前面臨的五大挑戰包括有:缺乏全國協調性的努力,以致無法建立語言學習系統(language learning system);欠缺師資培育能力及教師認證機制;無法自小學起建構語言學習環境;幼稚園到大學課程未能銜接,以致無法提升語言能力;未能在大都會以外地區增設中文教學,學習機會不均。

報告結語肯定自2005年以來中文教學的成長,然而也提出了2008年的中文教育所面臨的重要議題,報告中呼籲要能長期投資,以及運用如教師訓練、海外學習語言遊學獎學金等等創新性作法,以期有效率地建構起完整的語言學習系統(包括有效的課程、教學及評鑑),才能提升中文教學,培育出足以應對能夠流利使用中文溝通及了解中華文化需求的人力資源。(Asia Society 20084月報告,駐洛杉磯文化組摘譯)

科技提升學生的寫作能力

4月初時,學生的寫作能力受到媒體的矚目。因為一項新的研究報告指出,越來越多的美國學生達到基礎的寫作能力,其可能原因之一便是寫作軟體的普遍發展與運用。在2007年的國家教育成就測驗(National Assessment of Educational Progress)中,美國學生的寫作平均成績有了些微的成長。寫作測驗的對象是812年級的學生,學生在測驗中要展現其敘述性、訊息性、可信性的寫作能力。整體而言,8年級學生比起6年前有些微成長,學生達到基本寫作能力的比例由85%提升到88%

美國華府Thomas B. Fordham基金會的Michael Petrilli認為,美國州政府與聯邦近年來致力於幫助成就落後學生的教育水準,使得越來越多的孩童的基本寫作能力提升。他進一步提到,在全球競爭的環境中,教育應當更加關心成就落後的學生。

整體而言,12年級的學生在寫作能力的提升更為顯著,達到基本寫作能力的學生由2002年的74%提升到2007年的82%12年級學生寫作能力成長的原因之一可能是SAT測驗,因為SAT測驗在2005年加入了寫作部分,因此教師越來越重視寫作教學。

近期有一些教育學家開始探究如何利用線上寫作軟體幫助學生寫作能力的提升。美國一個非營利組織Teaching Matters投資了200萬美元開發線上寫作軟體Writing Matters,希望透過科技,提升59年級學生的寫作能力。Writing Matters能夠給予教師免費的線上學習空間,其內容包含了著名作家的文藝作品、故事形式的寫作練習、初任教師的教案、學習管理與線上佈告欄等功能。Writing Matters經過360所中學的測試,目前全美已有超過30個州開始使用此一免費軟體。

教師在寫作教學的挑戰之一是,學生必須透過不斷練習,以獲得寫作能力的成長。然而,閱讀學生作品並給予回饋需要花費教師大量時間。可喜的是,最近的數位科技已經發展出新的軟體,能夠使用人工智慧來評估學生的寫作能力。

美國明尼蘇達兩所高中開始使用Pearson Education公司開發的WriteToLearn寫作軟體來提升學生寫作能力。透過WriteToLearn軟體,學生可以練習短文寫作與摘要,學生的作品還可以透過Knowledge Analysis Technologies (KAT)進行評量。KAT能夠評量短文的意義,而非僅僅檢查文法或拼字的錯誤。

加州Palm Springs學區最近投資了超過80萬美元在線上寫作軟體Vantage Learning's MY Access的研發,該軟體將會應用於該學區未來三年的寫作教學。學生只要將短文上傳到網路系統當中,My Access便會分析語義、句法、短文特徵,並且給予學生在意義、組織、內容發展、語文使用與風格、整體寫作能力等各面向的成績。透過My Access的協助,學生能夠獲得立即性、個人化的寫作能力分析與回饋,教師也能夠自然的提升其專業性。

著名的教育測驗服務中心ETS也發展了寫作軟體Criterion,學生透過線上編輯系統進行短文寫作,系統能夠根據學生的組織、結構與文法評估其寫作能力。Criterion的特色在於能夠指出整個班級的常見錯誤,Criterion也提供寫作手冊與課程,幫助學生瞭解文法、文字使用、寫作風格與短文組織。(eSchool News電子報 04/15/2008,駐洛杉磯文化組楊正誠摘要)

研究顯示:兒童適度觀看電視有益

讓小孩看電視卻又擔心的家長們可以稍為鬆一口氣了,根據美國賓州大學Annenberg傳播學院、專門研究媒體對幼齡兒童影響的Deborah Linebarger助理教授研究結果,證據顯示某些類型的電視節目幫助兒童語言發展並且有益於他們與現代接軌。Linebarger本人也讓他的小孩從嬰兒時期就觀看某些電視節目。

        過去的研究把兒童的肥胖及注意力失調歸咎於電視節目與電視遊戲,甚至美國小兒科學會也曾表示2歲以下幼兒不該看任何電視。但儘管這些諄諄告誡,仍有90%2歲小孩長態性觀看電視、DVD或錄影帶,更甚者,有1/336歲兒童房中就有一台電視。正因如此,兒童發展專家轉而將注意力集中在如何幫助父母作聰明的選擇。

        越來越多研究顯示,如果父母善選節目、限制時間,並儘可能與小孩一起觀看節目,他們的孩子可以從中獲益。他們的建議如下:

¨          0-2歲:對此階段的小孩,最好的方式還是人際互動,不過如果你的小孩對電視十分有興趣,一段11-12分鐘,沒有廣告的節目,例如可愛小藍狗(Blue's Clues)或亞瑟小子(Arthur)可以幫助幼兒增加認識新字。

¨          2-5歲:在Linebarger的研究中,探險家朵拉(Dora the Explorer)、可愛小藍狗(Blue's Clues)或亞瑟小子(Arthur)、龍的故事(Dragon Tales)等節目擁有豐富的辭彙,可以幫助小孩語言發展。

¨          6-10歲:針對這個階段的小孩沒有具有水準的適當節目,父母必須對這個年齡小孩收看的電視內容更加審慎,事先篩選與家長價值觀相近的節目非常必要。Linebarger 推薦像紀錄片形式的歷史頻道(History Channel)或是探索頻道(Discovery Channel) 上的節目會是不錯的選擇。

美國新成立致力改善數位媒體教育內容的組織執行長 Michael Levine表示,每天嚴格限制1個小時、觀看後與小孩談談節目內容或作作遊戲,並且每天與小孩共讀至少20分鐘,這樣才是均衡、健康的電視習慣。(商業周刊, 2/18/2008,駐洛杉磯文化組摘要)

打擊兒童網絡色情任重道遠

過去數十幾年,美國聯邦打擊兒童色情頗有進展。1978年國會立法,禁止兒童色情商業行為,打擊行動自此開始。1982年最高法院判決,兒童色情不受言論自由的保護並可以虐待罪量刑。該業在這一連串掃蕩下,遭遇重創幾致停滯。但網絡改變了一切,再次賦予了色情無限活力,而更便捷、更多元,無所不在的方式,不僅使它死灰復燃,更是豔旗高漲。聯邦的掃蕩行動再起,更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與任務。

2003年初美國司法部贏了幾起網路掃黃的漂亮官司。高等法院對幾個知名色情製造和銷售商提出控訴,此舉首開美國對網路色情訴訟的先河,同年6月底,美國最高法院通過投票決定,允許國會責成全國公共圖書館為互聯網系統安裝色情過濾系統。這一舉措表明了美國最高法院支持政府幫助人們,尤其是兒童,遠離網路色情的決心;也使很多人相信兒童網絡色情終將因聯邦的努力而漸消聲匿跡。但事實卻相反,當下之網絡犯罪,涉嫌兒童色情者多不勝數,據「失蹤及受虐兒童援助中心網絡舉報專線」(The National Center for Missing and Exploited Childrens' CyberTipline)之報告,1998年網絡色情受害之童有4500,至2007年底,同類案達75,000宗,因而被逮的罪嫌近2800

最近,以北卡羅來納州因觸兒童網絡色情,受禁於聯邦監獄155名罪犯為對象之研究,顯示觸法數字遠比公佈的多。報告的作者Andres Hernandez在國會做證時表示,網絡色情殘害兒童,造成的社會傷害比我們能想像的嚴重多了。

有心人士認為網絡色情危害是加意喧染,危言聳聽,掃黃行動更是過份。有辯護律師表示,瀏覽色情網絡常僅為自娛,並無意傷害孩童,就因為下載了數百張兒童色情照自我欣賞,就被判刑數年,無疑是以雪橇輾死螞蟻,更別說限制了成年人的言論及閱讀自由。網絡色情業者更是把「無法為道德立法」作護身符的口號。再說,什麼是色情?至今在美國法律中定義仍曖昧不明。這也足以說明,為什麼美國會曾先後幾次向聯邦法院提出限制網絡色情之相關法案,但都被高院以「違反成年人的言論自由基本權利」駁回。

很顯然,在美國這個多元化社會、崇尚自由的國家,在網路時代,對反色情運動之政府或個人都是大不易之任務。但FBI的打擊行動毫不鬆懈,已把兒童網絡色情掃黃列為第三要務,緊追反恐及反間活動之後。專家也建議多項防身術,保護兒童,遠離網絡色情陷阱:

1.      保護密碼,定期更換。

2.      上傳照片時,做模糊或變形處理,以防不軌人士濫用。資料一旦上貼網上,可能永久保存,故點擊「上傳」前需慎重三思。

3.      僅在確認對方身份後,才將其加入好友名單。

4.      保護自己的隱私,也要保護朋友的隱私。欲貼朋友的照片或資料,一定要得其同意。

5.      慎言。網下不能說的話,網上更不能說。

6.      不要輕易相信網上的資訊。網上那個可愛的14歲男孩可能是40多歲的已婚男子,也絕對不向網友洩露個人資料。

7.      最好不要和網友見面。如果要破戒,一定要將見誰、見面地點、時間及有關該網友的一切資訊,事先告知可信賴的朋友。如有成年親友同去更好。見面一定選在公共場所,初見時間宜儘量缩短。聊天時始终掌握主動權。别不好意思說「不」。

8.      見面后,絕不取用不明飲食,絕不可隨其去非公共處所,也不要直接回家,先去另一個公共場所,確保自己没有被跟踪。

9.      看看朋友在網上怎麼說都你,因為即使你自己很小心,也難保朋友會無意間將你置於危險之境。

10.  不要沉迷于網络,珍惜現實生活中的朋友。記住:家庭、學校、朋友永遠位於網絡之先。(華盛頓郵報,12/15/2007,洛杉磯文化組周立平摘要)

市長針對學齡前幼兒創辦的小小市民閱讀俱樂部

 

想要和選民培養默契的市長們,甚至針對沒有投票權小小選民們,在轄區內創辦了每月一書市民讀書會,以提升城市閱讀與識字率。

許多城市早就有某些形態的讀書會或閱讀小組存在,但是最近為數不少的城市,如佛羅里達州的 Jacksonville,南卡羅來納州的 Charleston.,科羅拉多州的 Longmont 等所推出的活動比以往來得特別,因為他們推廣的對象是每個學齡前的幼兒。

這些活動以贈送彩鮮豔的背包,書籍,蠟筆以及其他的小禮物來吸引小朋友,以鼓勵他們和家長們把閱讀習慣帶回家。這些市長也隨時在留意各個學校,圖書館以及地方有線電視台每月的新書推薦。

家長們可以到各個讀書會,圖書館或上網幫他們的小朋友們註冊。今年每個學齡前的幼兒將自動成為會員,並可領取一個裝滿了書跟糖果禮物的小背包,而經費將來自於市政府,各種補助金和各界的捐款。(今日美國報,10/15/2007,洛杉磯文化組林鈺娟摘要)

大學教授擔任獵才仲介

當石化巨擘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 Mobil )需要雇用新人,其招聘主管Jane L. Wood總是與休士頓大學商學教授Naveed Saleem先商榷合適的人選,進行初步面試後,兩人再討論選定出類拔萃的精英。隨後,Wood 通常給學校一筆象徵性的捐款支票,可用於與Saleem教授有關的活動。他表示,這對公司意義非凡,因為Saleem教授的留意,每次都能約見大批學生,並找到合適的幹才。

這正反映,隨著人才爭奪戰之日烈,有影響力之教授居中為企業舉才,與其建立密切關係的現象日益普遍。

通用電氣(General Electric Co—GE) 公司每年都要雇佣約1000名大學生及數百名MBA畢業生,它與40所大學的教授保持聯繫,聲稱他們能幫公司識别值得栽培的新人。其招聘主管Steve Canale 表示,會對教授說:與你的博士學生一起研究吧,GE將提供資助。

這種企業引才的方式並非始於今日。約30年前,寶潔公司(Procter & Gamble Co. ) 已開啟先鋒。時任該公司全球人事主管的James Mead 說,自1979年寶潔就開始與百餘所、經公司評鑑可為其培養優秀幹才之大學合作,由其舉才,這使其招聘校數由450精簡至135所,公司則給參與之教授小額資金,支持其學術活動。

不久前企業想與教授發展關係仍不容易,一般都要通過學校的職業規劃辦公室,企業不滿這樣的過程,認為不僅官僚又浪費時間。自從在網上能很容易的查到大多數教授的詳細資料,企業界自然繞過學校,直接與教授聯繫。校方很無奈,但表示,不能禁止兩者的交流。

當然過程少不了錢的運用;有時是學校受益,也有教授自己收受公司的饋贈。但校方與業界都表示,直接付錢給協助招聘的教授很罕見。如普林斯顿大學化學教授David W. C. MacMillanAmgen 、默克(Merck)  Bristol-Myers Squibb 等大製藥商,都保持著良好的關係,有的贊助其研究,Bristol-Myers Squibb則每年為其化學系學生提供10萬美元的獎學金。藥商們表示,聘到合適的人才是資助研究獲得之附加利益。大會計公司Ernst & Yang 有份計有2800位傑出會計學教授之名單,其資助的渠道非常靈活,比如正值年休的教授,公司會以研擬新課程之名予以資助。轉手的金額絕非小數目,但巧設名目,建立微妙的財務關係,讓人難以查覺,以規避可能的事端。

各校都有迴避利益偏袒的政策。維吉尼亞商學院警告教職員,在業主與學生接觸前不得提供公司任何形式的招聘協助﹝此項規定不包括傳統的推薦信﹞。芝加哥大學商學院並無明文規定,院長Edward A. Snyder表示,他鼓勵教授幫助合適的雇主與學生建立關係,但為此收取錢財並不恰當,同仁們也都贊成。

全國學院與雇主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olleges & Employers)對經濟資助與有針對性的招聘掛鉤不以為然。許多學校也堅持原有的政策。Darden 商學院MBA政策委員會,十幾年來都要求,在學生面試前,教授不得與招聘方接觸或提供任何建議。副院長表示,政策的目的是保持招聘過程的公正、公開,每個學生都可與所有用人雇主進行接觸,招聘者給與每個學生的機會都是平等的。但也有教授反彈,認為這樣的限制傷害了優秀學生,教授這樣做多半出於情份,也以主僱雙方都適合為訴求,並非著眼經濟利益。

教授與大企業保持聯繫,推薦最好的學生給潛在雇主,在全美已漸成慣例。當然,傳統的校園招聘會仍然存在。但在人才至上的時代,企業常用非常創意的方式來滿足需求。比如 Valero能源公司就是好例子。

其招聘主任Dan Hilbert為逾百的實習空缺,與德州大San Antonio及同區幾個校區的助教聯絡,提供每位$25的加油卡換取有潛力的學生名單,如果能篩選並說服一個學生到位實習,將另獲一張面值$100、可換現金的加油卡。這招果然管用,大部份的職位都有了人選。「商業周刊」報導並進行察訪,當 San Antonio分校雇主關係副主任Bruce L. Howard知悉時,非常震驚。他表示,Valero公佈招人啟事,卻通過內部知情人士鎖定頂尖人選,形同背叛。 Dan Hilbert可不後悔,他說若坐等招聘會就等於把機會拱手讓給對手公司了。(商業周刊,07/09/2007,洛杉機文化組周立平摘要)

私立名校取消提早錄取

哈佛大學和普林斯頓大學連袂取消提早錄取,由於這種「提早行動」計畫並沒有約束力,學生就算取得錄取資格,仍可以申請他校,由於這兩校取消這種計畫,也造成申請學生湧向其他名校,同時也造成各校難以預測提早錄取學生中,有多少人會實際註冊。

今年提早申請的申請人持續增加,耶魯大學已經收到4820份,比去年增加36%。芝加哥大學收到4349份,比去年增加了42%。一般說來,採取「提早行動」的申請人需要在111日前送齊資料,12月就會接到通知。

哈佛大學和普林斯頓大學取消提早錄取,美意是幫助處於劣勢的學生更有機會就讀好學校。批評「提早行動」計畫的人認為,可以在這種計畫錄取的學生通常都是來自經費充沛的高中,而且請得起私人專業輔導。

普林斯頓以往約有48%新生來自提早錄取計畫,但是今年學生可能選擇提早錄取的其他學校。(華爾街日報,11/15/2007,洛杉磯文化組沈茹逸摘要)

加大超收學費官司敗訴

加州大學曾承諾不調高學費;但2003年學年中因預算遭削減,在新學期開課後調漲了學費。學生憤而提告,指控加大柏克萊及洛杉磯分校違反承諾。舊金山區上訴法庭於112做出判決,學生勝訴,4年前向35000名大學生及研究生多徵收的3380萬美元確屬超收,應追加利息予以退還,總數近4000萬美元。

該案的判決與去年由舊金山市法庭審理的結果一致。當時法官裁決,若校方不提出申訴,將交回下級法庭,決定如何分配這筆資金。

學生團體的代理律師Andrew Freeman表示,多數學生可獲得數百美元的償還款,但部分專業學生因兩年裡學費成倍成長,由6000美元上升至1.4萬美元以上,應獲之賠償款可能超過1萬美元。

Andrew Freeman還表示,上訴法庭之判決可避免9000名以上法學院、醫學院等研究生,多交2000萬美元的額外費用。而且,這項決定還可能影響另一起由2700名研究生提訴、尚待宣判案件之結果。學校也曾向這些學生做出將學費保持在初入學階段的承諾,但卻在2004年增收費用。據他估計,學校為此可能需賠償1500萬到2000萬美元。

加大發言人Ricardo Vazquez坦言,校方的確曾有不提高學費的承諾,但事出無奈;而且在調漲前已適時通知所有學生。原有之承諾已從學校之網站及目錄中刪除。

該案主要原告之一,2004年畢業於加大柏克萊法學院、現任職於Oakland市工會律師的 Mohammad Kashmiri 對此判決很欣慰,他表示,很多學生和他一樣都為還學貸而發愁,希望能早日收到償還款。他還說,學校的行為已淩駕於法律之上。

加大發言人表示,校方正考慮向州最高法庭提出申訴。(美聯社,11/03/2007,洛杉磯文化組周立平摘要)

美國大學努力改進大班教學

這是科羅拉多大學上課日的一幕。Cristol化學大樓,戲院般的大演講廳裡,擠滿了上千剛上課或才下課、提著電腦,匆匆進出的學生。這樣超級大的班級在科大並不罕見。校方表示, 33門課學生數逾400。其中有3科,學生數更超過1200。雖然這些「大課」會被分為幾個部分,但每班學生仍過百。有堂化學課,學生實在太多,為能容納所有學生同時參加期末考,校方不得不騰出籃球場。

這是美國大學校園普遍的情況。現今全美有1800萬大學生,估計未來8年,將再增200萬。為了讓每個學生都能上到課,巨無霸的大班教學是不可避免的。「全美學術轉型中心」(The National Center for Academic Transformation NCAT)估計,大學有25門大班課,包括經濟、英語、心理學及科學等科。35%四年制大學生經常上的都是這樣的課。

當然,大班上課並非全無是處。它能讓最好的老師給最大多數的學生講課,課堂效率及號召力會因此而提高。但2001年諾貝爾獎得主、科羅拉多大學物理學家Carl Wieman表示,大班教學要獲得這樣的成就,簡直是微乎其微。尤其是傳授解決問題、科學研究方法而非單純的事實講述時,問題更嚴重。研究發現,學生的思維方式,在課業結束後比當初不上課還退步。

Wieman已成為要求課程進行改革的主要推動者。他以諾貝爾獎得主之尊,不為牟利而以社會及教育的發展為使命,其心可佩。其努力也號召了不少同志。馬里蘭州大、麻省理工、維吉尼亞理工、南卡Clemson及阿拉巴馬州大都致力於大型基礎課程的設計及重組。

他任教的科羅拉多大學素有勇於改革、創新教學之傳統。該校Robert Parson教授,在「普通化學1131」課堂上先講了幾分鐘的課,然後給250個學生進行、由教學團隊精心設計的網上多重選擇問卷。學生選的不對,頭頂的計器立即亮燈,同時顯示各題選擇組別的學生總數。出示正確答案前,Parson將學生分組,討論後再次表決。若學生表現差,他會重新檢視教材。

維吉尼亞理工的做法很另類。學校大部分的基礎數學,很少齊集學生上課,而是在由一百貨公司改建、配備500台電腦的「數學廣場」(math emporium)中進行,24小時開放,學生可隨時來做作業,若有問題,就將一旁的紅塑膠杯倒置,巡場的研究生、教授就會過來協助。因為大多倚重電腦,學費大幅下降,每名學生該門課的付費不及原數之半。

由上可見,各校採取的方式或異,但使大班教學體現師生間相互交流的精神及追求是一致的。

Parson及維吉尼亞理工的相關人士都表示,對這樣的教學方式信心漸增。但有些學生卻不捧場,Ian Millington就因在維吉尼亞理工的代數課未過關,只好利用暑假到社區學院重修。他及母親都批評,學校不能因人多就採取這種近似自我學習的方式,並認為這樣會造成大批數學失敗的學生,為多付費重修也頗有怨言。教授Mike Williams承認學生的反應不一。只想在教室裡聽課,懶於多花時間學習的學生不少,但他辯稱受歡迎的並非最好,而且學生理應為自我的學習多貢獻心力。

改革的確不易。首先,教職員及各系所都不免循私,薴可維持現狀以確保其教學之絕對權威。再說,缺乏全國性、甚至也無地方性的核心團體推動,僅憑少數人的熱誠與努力,難竟其功。另外,改革措施都要資金。若資金充裕,那麼大班上課也不會出現在教學舞臺上。

但聯邦和各州議員們都希望教育有更多的進展及更好的成果。因此,若教職員不自行進行改革,政府可能會動手,大班教學,可能就是中心目標。(美聯社,11/26/2007,洛杉磯文化組周立平摘要)

美國兒童骨骼健康令人擔憂

牛奶喝得少、太陽曬得少、體育鍛鍊少,是骨骼健康的要害。美國專家警告,這「三少」已導致有些兒童顯出佝僂病的先兆、19世紀軟骨症席捲之重災因。

華盛頓「全國兒童醫療中心」(Childrens' National Medical Center) 骨骼專家Laura Tosi 表示,警鐘響起,或許僅是災難的開端;很可能數百萬、看似健康但骨質密度不及格的兒童,將比他們的祖父輩更易罹患骨質疏鬆症。

由於科技的精進,新研究可顯現不同年齡兒童應有的正常骨骼密度;科學家們得以邁出新的一步:追蹤兒童骨骼質量及生長不良日後問題的嚴重性。辛辛那提兒童醫院Heidi Kalkwarf 博士,領導一項全國性之研究;為15006 17歲健康的孩子做骨骼掃描,並於去年暑期發表研究結果,成為第一份骨骼生長之指南;正如身高及體重圖表,兒科醫師可以按圖索驥治療嚴重骨骼問題。

其次,美國政府資助的研究,將在未來7年中追踪、記錄這1500個孩子骨密度的發展情况。比如說,一個正值骨骼生長至50%7歲女孩,到14歲時是不是仍停留於同一發展期?或會增加骨質密度?如果不能趕上正常生長,是否更易骨折?因為人骨密度峰值之近半是在青少年時期形成的,所以科學家想知道在這一階段,骨骼生長不良會在幾十年後造成什麼影響。

Kalkwarf博士警告,對骨質疏鬆症的專家而言,最大的危機是不知道當今有多少是高危險群?也不知道骨質流失可能的程度?一些早期的數據表明,在青春期結束時骨密度出現10%的不足,未來有50%的風險,可能罹患骨質疏鬆及骨折。年過30,骨質流失的速度高於其重建,與老年骨質疏鬆症抗爭的競賽已展開。

Mayo的臨床研究資料顯示,與40年前相比,胳膊骨折的美國女孩增加了56%,男孩增加了32% Kalkwarf博士的研究也發現,骨質密度疏的孩童更容易折傷胳膊、手腕,這也就表示新式危險性高的遊樂,如滑板、溜冰等並不是造成骨傷害的單一原因。

政府的研究也顯示,超重的孩子更易骨折,雖然就理而論,他們的骨骼應該更有承受力。也許他們因過重,維持平衡不易,或者一跌倒就更嚴重。 Kalkwarf博士稱,有些跡象顯示,油脂本身就是危害骨骼生長之因。

強健的骨骼鈣不可少。醫生們早就知道1/4的成年人及30%的青少年,鈣的吸收量遠遠不夠。人體吸收鈣必需藉由維生素D。而曬太陽、運動有助于人體合成維生素D。現在孩子們花更多時間在電腦上,户外活動不夠、體育課减少,難怪維生素D 攝取不足,而皮膚色素會改變陽光的吸收,因此黑人兒童特別危險。

Laura Tosi 指出,她治療佝僂症的病患是20年來之新高,很多的患者是因為骨太軟、腿不能彎、不能跑的嚴重病症,才來求診。她表示,其實早期發現只要輸注高劑量的維生素D及鈣就能治癒,因此她更擔心的是,那些症狀不顯、錯失最佳治療良機、而永遠受難的病患。(美聯社,11/27/2007,洛杉磯文化組周立平摘要)

4/23/2008

視覺學習:數位影像正在改變教育

視覺學習的世代來臨了,在數位科技的發展下,數位影像作為教學工具已經成為美國教育的主流。數位影像的發展幫助教師重新思考教學內容、教學方式與學生習得。正當數位影像改變教學的過程中,也重新引發對於教師專業發展的思考,以及州政府、教育主管機關與大眾媒體之間的關係。

學校數位影像與線上學習的發展,不僅止於增進教師科技使用的動力。事實上,數位影像與線上學習正在改變教師的教學概念。學校教師重新開始思考科技,重新思考教學內容,以及教學方法。

雖然視覺學習帶動了教育革新。然而,教育的關鍵依然在於課程,而非媒體。科技使用的核心應當聚焦於孩童的學習,人們經常會忘記幫助孩童學習的是教學內容,而非媒體。

在一份關於媒體對學習影響的研究報告中提到,人類在閱讀影像的過程中,是以一種互動的方式進行理解,換言之,閱聽人將自己的經驗與期望投射在媒體上。因此,我們很難將教學影像視為一個獨立的媒介,因為影像與其他的溝通媒介是相互連結的,無論是最新的電腦科技,或是書面資料都有同樣的現象。在最近的發展過程中,媒體科技的發展越來越趨向彈性化,並提供使用者中心的互動媒介。

美國一項國家級的調查結果顯示,透過網路觀看影像已經成為全民風潮,相關人士更預測,到了2011年時,線上影像瀏覽者的人數將比現在多出60%。換句話說,線上影像將成為全球性的現象,教育則在其中佔據重要地位。然而雖然大多數教師都肯定影像對於學習的幫助,然而在實際的使用上,依然有其限制。教師並沒有太多的時間與資源進行線上影像的瀏覽與選取,更別說將其整合入教學當中。

不過,在最近幾年,科技與教育之間的關係,在科技的持續發展下,開始有了轉變,新近的科技發展增進了科技、教學與學習之間的關係,例如:(1)網路開始提供高品質、具組織性的影像,使得教師能夠快速整合至其教學;(2)學生越來越熟悉於網路影像的使用;(3)學校的寬頻網路普及率提升;(4)教育科技與課程專家重視師資培育的數位影像專業發展;(5)公共電視與州政府教育局發展策略聯盟,建立當地學區的數位圖書館。

在現今數位科技不斷發展之下,未來的教室、教師與教育影像將會重新詮釋視覺學習。在科技發展的協助下,教師將不再受到傳統科技的侷限。未來需要重視的是,如何建立更佳的數位圖書館,以幫助教師連結數位影像與教學,幫助教師學習整合數位內容到課程當中。

新科技融入教學媒體固然為新世紀的趨勢,然而,相關專家學者也探討了學校未來必須面對的挑戰。事實上,大多數的學校教師仍然對於整合網路資源與視覺學習感到困難。這也說明了教師在職訓練與專業發展的重要性。事實上,學生對於數位環境的準備度,甚至比教師來得更高。正當網路所能提供的良好教學媒體越來越多時,教師準備好了嗎?此外,除了少數教育網站之外,網路上的數位影像內容相當分散,缺乏整合性的網站將之與課程、教學結合。也因此,相關人士建議美國各學區要加強教師的專業發展,提供教師更多的課餘時間,以參與相關的教育科技研習。

美國寬頻網路的普及性雖已有改善,不過仍然有許多的學生使用傳統的撥接上網,因此即便網路的數位影像日漸發達,還是有數位落差的存在。即便學校提供了足夠的網路頻寬,學校在教育科技的使用概念也需要進一步革新,例如:部分的美國學校不在電腦教室設置喇叭,以避免影響學生的學習,但事實上,缺乏聲音的數位影像的學習效果是降低的。

專家建議美國學校應當採取系統化的步驟,進行影像科技與教學的結合。學校需要一步一步的將視覺教學融入數位學習當中。其次,各學區也應當聘請更多的媒體專家以提升該學區的數位學習力。媒體專家在學校當中的責任便是提供數位服務與規劃。學校不只是提供網路資源的設置,事實上,教師科技能力訓練是更加重要的環節,學校當中的媒體專家便能夠扮演適當的科技諮商者角色。

另一項關於數位教育資源的挑戰是,學生對於媒體內容的判別與批判思考能力的訓練。學生需要學習判斷數位影像的內容以及其中的價值。數位媒體素養的培養相當重要,如何建立學生閱讀媒體的鷹架,以避免學生迷失在網路當中,將是未來美國的教育挑戰。(ESCHOOL NEWS,電子報 04/10/2008,駐洛杉磯文化組楊正誠摘要)

AT&T電話公司資助降低高中生輟學率的行動方案

 

AT&T電話公司今春大手筆挹注1億美元在降低高中生輟學率的努力上。據專家指出,全美高中生的輟學率逐年升高,已達危機邊緣,再不採取行動,後果堪虞。

AT&T 計劃將從2008-09學年度開始的4年內,提供全美學區及地方上的教育組織5萬到10萬不等金額的競爭性捐助計畫來推動該項運動,總計將支出1億美元。行動方案中一項主要的計畫包括,在AT&T位於全美各地的分公司,將提供40萬小時的義工工時,讓10萬名高中生成為「見習員工(Job Shadowing Program),跟著AT&T員工工作,讓他們了解高中及大專教育在職場上的用途,將高等教育與未來職業前景密不可分的觀念深植到學生的心中,所需的費用還不計算在前述的1億美金捐款中。

將近80%參加過「見習員工活動的學生表示,這項計畫加強他們留在學校繼續求學的決心。AT&T發言人表示,以幫助九年級生及即將升上九年級生留在學校的捐助計畫將是優先補助對象,雖然這項行動的最後結果是在畢業時,但他們希望提早將這項計畫深植在高中新生的心中。

AT&T贊助教育一向不惜餘力, AT&T主席兼總裁 Randall Stephenson表示,鑑於高中生輟學的比率逐年上升,1/3的美國高中生不能念到畢業,每年全美有120萬的高中學生中途輟學,美國經濟為此一年損失37億美元的代價來補救,只有70%的高中生可以順利取得高中畢業證書。為了阻止高中生輟學的狀況繼續惡化下去,AT&T不惜砸下重金,宣導教育對年輕人一生前途的影響有多重要。據統計沒有高中畢業文憑的人失業率為8.2%,比起平均失業率5.1%,要高出很多。

教育部長Margaret Spellings也有感於此,宣布教育部將統一全美各校計算輟學率的方式,因為長久以來各校皆自行以自訂的規則計算輟學率,沒有統一的衡量標準,難有可靠的統計數據。(eSchool News 4/18/2008,駐洛杉磯文化組吳迪珣摘譯)

加州傑出學校獎得獎名單公布

加州教育廳長歐康諾(Jack O'Connell)9日公布2008年「加州傑出學校獎」(California Distinguished School)得主,有39個縣189個學區,共343所公立小學上榜。

上榜者是從加州839所申請評比的小學選出,主要參考各校學術表現指數(API)與年度進度報告,再派員到入圍學校考察後,選出得獎者。加州共有5000多所公立學校,雖然這項獎項是自提申請,但據悉今年評選傑出學校的標準比往年更嚴格。

教育廳長歐康諾在本週稍早公布名單前,逐一致電獲獎學校的校長道賀。他表示,獲獎學校代表不同社區、組織架構及學生族群,64所為小型、郊區學校,11所為特許學校(charter school)156所是擁有不少貧窮學生及受聯邦教育修正案第一章 (Title I) 補助的學校。獲獎學校中不少學校是因為成功地戰勝嚴峻的教育挑戰、為所有學生提供最好的教育服務而成為「最好中的最好的學校」,足以為它校楷模。本年受獎名單中300所學校 (87.4%) 擁有極高比例的少數族裔,有182所學校 (53.1%) 擁有極高比例的英語為第二種語言的學生;而這代表卓越的教育可以突破環境的限制,激發學生成功,追尋最高層級的自我表現。

這是加州第23年舉辦這項活動,此項獎項被譽為是加州公立學校最高榮譽。全數得獎學校將與去年11月宣布的34所「聯邦教育部有教無類:藍絲帶獎」上榜學校,一起於516在安那罕迪士尼大旅館受獎。本年得獎學校中包括南加州洛杉磯縣及橙縣擁有不少華裔學生的學校;洛杉磯縣有79所小學上榜,橙縣則有49所小學上榜 (加州教育廳網站新聞稿 2008/4/10,駐洛杉磯文化組藍先茜摘要)

美國學校教學應優先建立「21世紀技能」

一項新的調查結果顯示,美國學校教學應當以「21世紀技能」的建立為優先。調查結果認為現今學生需要的能力與20年前大不相同。美國人普遍認為現今學校教育所教導學生的技能並不足以幫助學生面對全球經濟的挑戰。88%的受訪者相信學校應當將新世紀的技能,例如批判思考及問題解決能力、溝通及自我管理、電腦與科技技能 (critical thinking and problem solving, communication and self-direction, and computer and technology skills) 融入課程。66%的受訪者則相信學生需要的不只是讀、寫、算「三R(reading, writing, arithmetic),傳統的技能概念應當擴充。

此項調查是由「21世紀技能策略聯盟」(The Partnership for 21st Century Skills)所進行,並且在去年的1010在國家新聞俱樂部(National Press Club)進行發表。

事實上,1015年前,美國教育掀起「回歸基礎」的改革浪潮,學校教育聚焦在數學、科學與閱讀上。而此項調查結果則試圖針對「回歸基礎」進行反省。此項調查在去年9月進行,一共訪問了800個人對於學校教育的意見。根據調查結果,當人們被問到對於學區學校的評價時,有53%給予「A」到「B」的評價。然而,當被問到學校教育與其他國家(例如中國與印度)的比較時,評價則降到「C」到「D」之間,只有13%的人認為美國教育比其他國家好。

雖然受訪者普遍認為美國學校對於電腦與科技能力的教學表現良好,但是有80%的受訪者認為學生應當學習與過去20年前不同的事物,例如合作、溝通與文化知識。事實上,只有38%的受訪者認為學校能夠因應社會變遷改變其教學內容。

此項調查結果顯示出,受訪者相信學生並未獲得完整的就業訓練,並沒有足夠技能以在今日世界立足。他們相信學生需要更多的問題解決能力,需要學習不同的語言,需要瞭解不同國家的文化與歷史。

本次調查結果與去年針對美國雇主進行的調查結果相仿,大多數的商業領導者認為過去學校教育所強調的「三R」對於員工的工作能力依然重要,但是員工的應用技能,例如團隊合作、批判思考與溝通則是員工日後成功的要件。換言之,核心技能並不需要被替換,重要的是圍繞在核心能力外的應用能力的建立。有2/3的受訪者認為學校應當教導學生除了閱讀、數學與寫作以外的能力,3/4的受訪者則認為學校應當對新世紀的技能有均等的重視。

80%的受訪者認為批判思考與問題解決能力相當重要,然而只有18%認為現今美國學校能夠教好這些技能。77%認為口語溝通能力很重要,然而只有16%認為美國學校教育能夠教好口語溝通。3/4的受訪者認為倫理與社會責任很重要,然而只有15%認為學校教育能夠教好此項能力。

事實上,這些技能不僅是好員工的要件,也是好公民的要件。這些技能能夠幫助美國未來的良好發展。然而,為何受訪者對於這些技能如此的重視呢?這是來自對於中國與印度經濟發展的焦慮。當中國與印度在教育與人力發展的投資展現成果時,美國人感到相當的焦慮。因此,有高達99%的受訪者認為學生的新世紀能力是國家經濟發展的成功關鍵。

最近一個非營利團體的報告「堪薩斯與密蘇里的家長與學生對於數學、科學與科技教育的意見」,認為雖然家長與學生均認同數學、科學與科技能力對於國家的重要性,但他們並不認同這些能力對於其自身的重要性。這顯現出,受訪者雖然認同教育改革對於國家層級的重要性,但並不代表受訪者認為自己所在的學區需要進行改變。

另一方面,21世紀技能策略聯盟提到,目前已有6個州希望將新世紀的技能融入學校教育,明年夏天則可能有另外6個州加入此項教育改革。21世紀技能策略聯盟也希望提供政策制訂者與教育者相關協助,以協助其融入新世紀技能進入學校教育。(ESCHOOL NEWS電子報,2008/4/10,駐洛杉磯文化組楊正誠摘要)

日本興起印度教育熱

長期以來,日本的經濟發展都在亞洲獨佔鰲頭,與西方比肩。學生在各項國際競賽中也多名列前茅,致使它傲視亞洲鄰國,毫不掩飾的表現其優越感;鄙視它們為落後貧窮之鄉。

但隨著中、印之崛起,日本正面臨一場信心危機,擔心能否在競爭中勝出,繼續保持其強勢。印度在軟體開發、電子商務及知識密集產業的傑出成就,而日本在這方面一直未有顯著建樹,一向冷對鄰國、自視甚高,焦慮嫉羨之餘,把目光聚焦於印度,視其為正在崛起的教育超级大國,引發了對其教育關注與探討的熱潮,印式教育在日本正漸走红。

電視台脫口秀,對印式教育的興趣比比皆見。書店裡到處陳列「終級印度數學練習」(Extreme Indian Arithmetic Drills) 「印度未解之謎」 (The Unknown Secrets of the Indians) 等各式各樣的暢銷書。報紙上長篇累牘的報導,日本小學生背誦「九九乘法表」,印度小學生背的是「九九九九乘法表」,也就是說一直背到99 99

另外,對日本的學校教育不再放心更助長了趨勢。去年底「經濟發展與合作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公布的一項測試結果使日人大為驚駭:在數學能力方面,其學生失去了2000年的首席位,跌至第10名,落後於台灣、香港及韓國;在科學方面,也從2000年的第二名,落至第10名。前所未有的打擊了日本的自信心。

為數不多的幾所印度國際學校,為孩子申請入學的日本家長是一波接一波。座落在東京郊區的小天使國際幼稚園,45名學生中只有一個印度孩子,其餘都是日本兒童。教科書來自印度,老師大多來自南亞國家,教室裡掛的海報是印度神話傳說中的動物。嚴格的教育標準是這所學校的主要賣點,2歲的孩子要學會數到203歲的孩子開始接觸電腦;5歲學習乘法,解答數學題题,還要用英語寫一小篇作文。其中不少課程在大多數日本學校最早也要到2年级才開始教授。

家長對學校教育的高標準非常欣賞。小天使幼稚園的一個孩子父親贊賞道,我兒子的學習進度超越了同齡的日本孩子。

小天使的創辦人Jeevarani  Angelina 很感慨,當初創校時光租房都大費周折。原只想辦一所由亞洲人教英文的學校。沒想到正好趕上了印式教育熱。為了適應日本學生的需要,她特地的調整了課程設置,增加集体活動,減少背誦記憶,不教授印度歷史。受到成功的鼓舞,她計劃年內再開辦一所印式小學。

望子成龍的日本父母努力的把孩子送進印度國際學校;競爭激烈,為容納更多的申請,印度環球國際學校(The Global Indian International School) 正在橫濱市建造分校。

這股印度教育熱,也燒到了官方。一向保守的文部省也開始討論印度模式及教學方法。

有人質疑,日本人一向愛新鮮事務,這股潮流能持續多久?東京Sophia 大學亞洲文學教授Yoshinori Murai表示,此前日本不把許多亞洲國家放在眼裡,但隨著國際局勢變化,日本不再高高在上,傳統對亞洲的漠視被迫改變,開始把印、中等視為能有所貢獻的國家。

正如教授所言,這種印度熱使很多日本人回望亞洲,對鄰近國家將比以往寬容、大度。這一「副作用」是可以肯定的。(紐約時報,01/02/2008,洛杉磯文化組周立平摘要)

過動兒(ADHD)的研究引起質疑

孩子總是焦躁不安、亂發脾氣、不服管教、動個不停、缺乏自我控制能力、學習困難、厭學…,常常被視為問題兒童,甚至入特殊班。殊不知,這些可能是過動兒(Attention deficity hyperactivity disorder--ADHD) 之症狀。估計全美有3%5%的孩童被診斷為病患,其病源至今不明,長期來多把它當成心理行為疾病,治療效果一直難有進展。

最近一篇由美國家心理健康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NIMH) Proceeding os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網站發表、並經紐約時報摘要的突破性研究報告,如石破天驚般帶來無限的希望,也引發了熱烈的探索與討論。

該報告利用核磁共振影像處理(magnetic-resonance-imaging )技術研究446個孩子的腦部發展、其中逾半15年來都被診斷為異常。 NIMH的 科學家在不同時段測量不同年齡、不同區域大腦外皮層的厚度,衡量其發展程度。隨著成長,皮層將漸增厚,但一旦腦部發展成熟,它將變薄。研究者發現,異常的孩子及成人,逾半數之腦皮層成長直至10歲半才達到最高峰,比正常發展的孩子遲緩了近3年。

發展落後處多是腦部掌認知功能的區域,包括:衝動控制、組織能力及注意集中技巧、同時蒐集、處理資訊的記憶運作,以及其它高階運動功能。這些都與多動症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僅管諸多不利,研究發現過動兒的腦部發育仍遵循一般常規,也就是隱示,發展雖慢但終將回歸常態。這也是為什麼有調查顯示,有些多動症患兒到20幾歲時,不再出現情緒或行為異常現象。

過去的研究一直認為多動症患兒腦部的發展異於常人。為什麼有這樣大的差異? NIMH提出這樣的解釋:過去腦部掃瞄的範圍及取點,也許受制於科技,比現在少得多。這次總共對4萬張以上的核磁成像進行研究分析。其首席專家Philip Shaw博士聲明,這研究只說明,正常孩子與多動症兒腦部位的發展並無異,不同的僅是活動的量及功能。

多動症病源之爭辯自上世紀90年代初即成全國的焦點,有的認為只是發展遲緩、有的堅持腦部發育異常,甚至更有人質疑根本不存在。

NIMH的研究給很多人帶來希望,但後遺症更多。紐約時報刊登了多位讀者閱後的意見,認為如此則患者無需再服藥物,Shaw博士立刻表示,其研究絕無停藥之暗示,對如何治療,教育上應採何方式更無置喙。南卡醫學院心理教授Russell A. Barkley更擔憂,如果因此導致教育界、家長等的過份解讀,而持觀望將帶來更大的障礙。他表示根據多年來案例追蹤及臨床實驗,只有14%35%的過動兒能在27歲時完成回規正常。許多專家也表示,他們看重 NIMH的研究,是因為它正本清源,澄清了什麼它根本不存在、是父母肆意寵壞孩子的結果,是社會不良現象…等之種種誤解。唯有如此,才能邁出對症下藥的第一步。

Shaw博士表示,他及其研究團隊將繼續446個案例之追蹤直至其成人期,也會特別注重那些克服症狀者。相信屆時對腦機制的恢復有所了解,就可以採取必要的干預措施了。(教育周刊,12/5/2007,洛杉磯文化組周立平摘要)

美各級學校學童的營養與健康狀況顯著進步

 

過去六年以來,在學童過胖危機增加的刺激下,美國各級學校已在營養,保健及健康狀況方面做了「相當大的改善」。根據美國政府機關的一項調查顯示,越來越多的學校強制安排體育課程,並且規定校園中減量販售薯條。

學校規定自助餐聽每日應提供沙拉,水果和優格,並強制規定學生每天要上將近一小時的體育課。許多州政府更頒佈法案,禁止校園內吸菸,並要求校方提供學生避孕課程。最值得關注的是,禁止校園內販賣機販售垃圾食物的學區已從2004年百分之4攀升至百分之30

不過研究人員發現學校販售瓶裝水的比例從百分之30攀升至46,並表示約有3/4的高中在校園中販賣飲料,還有百分之61的學校出售洋芋片和其他高脂肪的零食。然而,全國的反應大體上顯示出校方及官方都對學童的體重與活動量的減少感到關注。

最近一項調查結果也同時指出,美國2歲到17歲的小孩當中,有17%被列為超重。普遍來說,所有年齡層的過重兒數量幾乎是十年前的兩倍。2004年國會通過一個法條,要求各學區推展「健康策略」,為營養教育與體育活動制訂目標,以提升學生的健康標準。(紐約時報,10/20/2007,洛杉機文化組林鈺娟摘要)

美國大學如何支配捐贈的爭議

1961年,Charles S.Marie H. Robertson 夫婦基金會捐贈時值3500萬、現市值達88800萬的股票,給普林斯頓大學Woodrow Wilson公共及國際關係事務研究學院,用於培養為美國政府工作之人才。捐資助學本是美事,但何以卻變奏成雙方針鋒相對、對簿公堂?

事緣於 Robertson 後代於2002年提出訴訟,控告普林斯頓把捐款濫用於樓宇之興建及其他事項、未執行先人之使命;要求將挪做它用之2億退還;除此也要求退回34億之投資獲利。更關鍵的要求是捐款交由基金會掌理,而非大學。該案於一年前由紐澤西最高法院接手,經過雙方的多次聽證一直未有判決。最近主審法官Neil H. Shuster,在335頁長的判文中總結7項指示,做為未來審判之基。

Shuster 否決了普大自認是 Robertson 基金會的唯一受益者之辯,表示需要更多的證明。但他也不同意基金會蠻幹的與大學切斷關係。對於普大用其投資公司(Princeton University Investment Company)經營基金會之捐款,法官以為不妥。但他也否決了基金會要求陪審團介入之要求。

至於基金會索還近2億巨額, Shuster只要求大學賠償因轉帳錯誤的$62,500。另外,普林斯頓於今年3月退回基金會$728,375,這筆錢雖與 Woodrow Wilson學院有關,但使用的範圍包括經濟、社會學科,技術言確實超出基金設立之目的。而數億的投資獲利,法官認為基金會確實有權使用。

這個各打五十大板,看似什麼也沒有解決的決定,雙方卻都表示滿意,均稱取得了勝利。普林斯頓首席律師Peter McDonough表示,有助於澄清並縮短未來法律程序之爭。學校並認為, Robertson基金會成立的目的是支持 Woodrow Wilson學院,而該學院也不負使命為美國政府培養人才,並培育了其他與政策相關的一系列人才;而且指出,最初協議的確將捐贈財產支配的最終決定交付大學。言下之意,是家族改變了策略?

而基金會方面表示,這一個決定體現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民主精神,即使對方被認為至高無上。

為此訟案,雙方都花費逾2千萬,也都表示將繼續上訴。一直懸而未決,無疑是因為其複雜及影響之長遠。無論結果如何,已對整體美國高等教育產生影響,激起了大學與捐贈者間的關係、捐贈資金應如何支配等議題的討論熱潮。也促使大學開始嚴肅思考「捐贈者意圖」,如何在忠誠履行捐贈者意願及維護大學內部事務決定權間劃出適當界限,及取得平衡。

專家也指出,現在的捐贈者與其前輩不同。他們對捐資項目的使用保持高度的興趣,不但持續介入,對結果及成效也越來越注重,大學為吸引捐贈必須適應此一潮流。(高等教育紀實報11/2/2007,洛杉磯文化組周立平摘要)

美國大學流行減壓

這是美國西北大學期末考的前一晚,一群身著薄毛衣、牛仔褲的學生,顫立刺骨寒風中,開嗓、歇斯底�的大吼一分鐘,主修電影製作的大三學生Andrew Walker 說得好:雖然喊的太賣力,嗓子有點痛,但很開心,宣泄的不僅只是個人情緒,所有參與的人都受到感染,緊張焦慮疏散了。另一位新生Gabriela Gonzalez 也表示,學習要對自己負責,不能投機取巧,面對數不盡的挑燈夜戰,必須想出各種方法繞開壓力。放嗓叫喊以紓壓,是美國大學校園歷史悠久的備考傳統,就是哈佛、史丹佛、耶魯、賓大等名校的學生,也慣於採取此種方式。

這只是學生釋放考前緊張情緒的妙方之一。其他別出心裁的抗壓招式可謂俯拾皆是。如加大的Santa Clara分校,學生利用備考勤讀的小休時刻,躲進倉庫,在彈簧床上蹦蹦跳跳,與小學生爭玩躲避球,重拾童年樂趣。 麻州的Tufts大學,學生有期末考前裸泳的慣例。

近幾年來,參與學生減壓活動的教授越來越多。紐約大學(NYU)為學生安排了與教授單獨的茶敘時間,學生可以暢所欲言,尋求老師指導。此外在考試期間,學生還可以享用子夜時分的早點。這些早點是由學校的行政人員或教授烹飪並親自送到學生面前。佛羅里達州Saint Leo大學享用凌晨時分早餐的學生有數百之眾, 校長Arthur Kirk 說:校長像服務生一樣,把雞蛋放入學生的碟子中;這真大大的超出所有學生的想像,不用說學校與學生的距離拉近了。當他談起,兩位平素嚴謹的教授打扮成聖誕老人和小精靈逗學生開心的場景,仍忍俊不住的笑了起來。

由此可見,越來越多的大學採取各種方法協助學生緩壓,僅管這種看似兒童遊樂的行徑,有人視為出格。心理學家更認為在大考期間,稍微的放肆對紓緩焦慮,確實有小兵立大功的價值。

紐約大學學生事務辦公室主任、心理學家Pat Carey 語重心長的表示,社會競爭日益激烈,學生面臨學業、事業、家庭方面等多重責任,心理壓力很大。期末考試期間,各種矛盾可能一併被激發;他們採取的方式只為舒緩,校方理應諒解並予以配合。至于校長為學生端茶送水,教授扮小丑的事例,專家們以為,這樣做絕非僅為引人發笑,而是希望藉此儘早體查學生的心態,而引導他們釋放壓力。

佛州Saint Leo大學校長 Arthur Kirk更進一步指出,校園這麼龐大,如果校方都能盡量為學生營造溫馨的環境,讓他們有社區歸屬感,很多的悲劇也許就能避免,如維吉尼亞理工校園之血腥悲劇或根本不會發生。(美聯社12/12/2007,洛杉磯文化組周立平摘要)

英名校教育是否公平引發強烈爭論

英國創新、大學和技能事務大臣 (Secretary of State for Innovation, Universities and Skills) John Denham到任不久就公開指責,某些著名高等學府忽視工薪家庭之子弟,更鐘意由「小眾階層」中錄取學生。他並呼籲知名學府應敞懷容納各種不同社會背景的學生。這樣公開的批評,不但各界高度關注,一場「教育公平」的爭議也激烈展開,報章、媒體成了戰場。

名牌學府的錄取名額是否已為一小撮富家子弟壟斷?一流大學是否更看重學生的家庭背景?到底什麼樣家庭的孩子進了牛津、劍橋?近幾個月來,這樣充滿疑慮的話題一直是英國媒體的焦點,也招致英倫高等教育界激烈的反應。

據英一家專門協助貧困學生接受教育之機構的調查顯示,過去5年,居倫敦市中心的西敏寺學校和聖保羅女校,有近半的畢業生都考入了牛津和劍橋。這兩所頂級大學有1/3的學生來自100所精英私校。調查資料明顯表示,牛津、劍橋在內的著名學府在招生過程中偏好私校的富家子弟,冷落普通家庭出身的優秀學生。政府部門和研究機構對私校學生壟斷名校的現象極不滿,認為公立學校有很多優秀學生,他們應當得到公平的機會、在更好的學習環境中成長。

英國政府言出必行。不但千方百計的鼓勵普通家庭的子弟進入知名學府,還制定了相關政策,要求一流大學盡可能多招收公立學校的學生。政府設立了「公平入學辦公室」(Office of Fair Access),要求大學撥出一定經費,用於與公校學生進行溝通。若某一大學未盡鼓勵工薪子弟入學之責,該室有權決定該校將不可向學生收取每年最高3000英鎊的學費。另外還推出一項新的教育計劃,鼓勵更多的大學支持政府協辦的「城市學校」(city academies),以進一步完善中學教育。許多「城市學校」之前身就是一些績效欠佳的中學。

按此計劃,大學教授將協助制定這些中學的課程,並為表現出色的優秀學生提供特別輔導。政府的意圖很清楚,就是要讓更多的普通和貧困之家子女進入大學和一流學府,藉以改變他們個人和家庭的命運。

政府和研究機構的批評,教育界並不完全認同,頂級大學尤其不滿。代表英國20家重點研究大學的Russell Group),其主席倫敦大學Malcolm Grant 教授反駁政府的政策。他堅持,優秀的大學只看重能力,錄取最佳的學生,不會考慮學生的背景。他更警告,不可以數字性目標強迫大學錄取不合格的學生。報界也有聲援者,《獨立報》的評論員就表示,牛津和劍橋要的是「思考能力」,而不是來自那個階層。

大學對於「城市學校」之計畫反應冷淡。目前只有利物浦(Liverpool)、倫敦城市大學(London City University)等有此意願。

有人認為,英政府如此關注貧困生入學問題,與其說顧慮教育之公平,不如說是整個社會的和諧發展及穩定。因為這一現象所反映的問題不僅僅局限於教育公平或社會公正。「頂級大學不該為少數生壟斷」之呼籲實際上是在促進社會階層間的移動,從而避免社會階層間的衝突和矛盾。牛津大學的發言人也說,由於政府希望更多家境不佳的學生上大學,某些人會認為政府其實在進行「社會改造工程」。(英獨立報,12/12/2007,洛杉磯文化組周立平摘要)

 

4/22/2008

美國重新啟動學前教育「從頭開始」

1965年,美國開啟了為貧困家庭34歲兒童提供教學、營養與衛生保健,為期8周的暑期計畫,後來擴展為「從頭開始」(Head Start)。在美國早期兒童教育領域,它被譽為史上最富雄心、最有影響力的社會計畫之一,全美2400萬兒童受惠;但也因爭議極大,在2003年後,雖經國會批准資金繼續執行,但並未進行實質性的修改,也一直未被國會重新授權。

11/14日,眾議院以38136,未幾參議院也以950,通過該計畫多項改革、為期五年的重新授權法案。參眾兩院的一致高票通過、顯示這項有42年歷史、現有90萬幼兒,以服務貧困家庭兒童的學前教育法案獲得了兩黨的攜手合作,及鍥而不捨、再接再勵的精神。

重新授權的法案,在2008年財政預算中獲得73.5億的資金,其中包括新增8000名、為3歲以下低齡幼兒提供的「早期先啟計畫」(Early Head Start Program);也增加了無家可歸、流浪、殘障及母語非英語幼兒參與的機會。另外,保障最需幫助者優先權的同時,提升了可參與貧困家庭之經濟標準:四口之家年收入由不足$20,650提至$26,845。它還規定,至2013年,任教的師資至少一半必須有幼兒教育之大學文憑。聯邦政府撥專款予宗教團體以聘用所需或解僱教職員的要求,遭到駁回。共和黨多項加強財政控制,有權關閉浪費、績效不彰園區之提議穫得採納。

新的變化有人贊成、也有反對的聲音。共和黨對於加強財務之監控表示滿意。但對以公款支持宗教活動之遭斥表失望;白宮反對取消對4歲兒童的考試,聲稱考試是有效測量兒童進步的工具。有批評者以為,該計畫以遊戲為主的教學方式,並不能幫助貧困幼兒彌補學習之不足。另有人質疑,該計畫門檻提高,也許有些孩子能受益,但對最需要幫助的群體反而不利。

國會民主黨參、眾兩院健康、教遇及勞工委員會都很欣慰,表示新授權法案保持了該計畫上世紀60年代始建的精神,幫助所有兒童通過學習與窮困奮鬥,提供實踐自身潛能的機會。愛德華參議員稱道,此案高票過關是兩黨聯手合作的傑作,能為更多將達學齡的幼兒做好學習及茁壯成長的準備,在日後的學習及人生取得成功,意義重大。

布希總統雖不滿其中某些條款,但預期將會簽署,正式成案。

由於研究顯示學前教育投資收益較高、能使兒童在未來取得較好的標準化考試成績,因而具有市場吸引力;美國各州紛紛加大對此的財政投資力度。據一學前教育組織统計數據顯示,目前有近百萬名兒童進入由州支持的學前教育體系,比5年前增加了1/3;而各州學前教育投資已高達42億美元,與2005年相比,增加了75%(美聯社,11/14/2007,洛杉磯文化組周立平摘要)

美國教師素質提升

教育測驗服務中心近日公佈了最新研究結果,顯示新任教師的學歷素質在過去十年顯著改善。這各現象顯示各個層次要求更嚴格的標準,已經迫使師資培訓教育單位改善教學計畫,以吸引更多合格人才加入教學行列。

該中心的研究發現,無論案參加教師執照考試者的性別和族裔來看,他們在SAT考試的英文分數平均提高13分,數學提高了17分。而學業平均成績(GPA)3.5以上的人,也從以往的27%提高到目前的40%

全美許多地區的新任教師必須通過教師執照考試(Praxis)才能執教,這項考試是由教育測驗服務中心負責出題。經過對比了20州和華府153千名應考者的Praxis考試成績,並且分析了1994–1997年和2002-2005年兩個階段,她們的GPASAT分數。全國師範教育認證理事會會長說,「新一代的教師正在形成,他們比八年前的水平更高。」

也有教育界人士指出,各級政府對教師素質的重視,是教師水平提高的原因,其中包括:

1.      1998年聯邦法律第二章的教師資格報告規定,各州政府和師資培訓教育單位必須報告後任教師參加Praxis考試的通過率。

布希政府於2002開始推行的「沒有任一孩童落後」,促使各州提高教師考取執照的門檻,各州對教師候選人的標準也更高了,如GPA等。(今日美國報,12/12/2007,洛杉磯經文處文化組沈茹逸摘要)

高教經費私有比例加重已成全球趨勢

 

以提高全球高教素質為主旨的美國非營利組織、高等教育政策協會(Institute for Higher Education Policy)最近發表的研究報告顯示,隨著高等教育日益普及,規模不斷擴大,世界各國都難以承受疾速成長的巨大財政支出,經費來源多元化及成本分擔已成必然趨勢。誠如已故美國著名教育家Clark Kerr之嘆:高等教育公有化時代已一去不返;學校被迫進一步自力更生,私人之挹注日益成為校方財政的重要構成部分。

這項報告,比較53個國家的高教經費,2002年時私有資源的重要性已相當明顯,平均佔高教總經費的37%。中等開發國家如阿根廷、智利、牙買加等比率更高、佔43%幾與政府平分秋色。富裕的開發國家,私人來源經費於2003年平均佔有率為23%,但各國間差異極大,澳大利亞、日本及美國的高教經費一半以上依賴私有,而福利制度下的歐洲多視高教為公益事業,受到國家的大力扶持幾等免費,但難堪巨大的財政壓力,各國收費政策紛紛出台,雖屢招激烈憤怒的抗議,但大學自付加重已漸成事實,英國、義大在前,自90年代起政策即明顯增加自付額,起而仿之的丹麥、普葡萄牙及奧地利等國自付部分也已近10%,且呈穩步上揚之勢。當然也有少數逆勢而行的國家,如西班牙、捷克、挪威及愛爾蘭等四國,或因經濟強勁發展或修改政策,由政府負擔絕大多數的經費。但整體而言,已不可避免的走上了高教經費多元化及成本分擔之路。

協會主席Jamie P. Merisotis表示,高等教育對公、私企業都有利,理應由政府、私人企業資共同參與。經費的分擔就是這種日漸成為共識的具體呈現。該份報告承認此一趨勢方興,許多國家仍秉持著傳統國有化大學的理念,如歐洲、拉丁美洲及非洲等地。故明確可信的資訊多來自工業開發國,19952003年間,其高教私化資金成長約為5%,其中澳大利亞、英國及義大利等增幅最大。

高等教育資源私有化起而有因。高教大眾化、普及化;而知識經濟時代,大學學位為晉身職場的必要敲門磚,學生蜂湧入學。以中國為例,19982004年,註冊大學生成長不止雙倍,但902001年政府高教經費支出比率卻由99%降為 55%,印度、印尼的情況也如出一轍。

大學都積極引入各種資源、廣闢財路。最明顯的就是高教費用的大幅增加:政府一緊縮高教經費,大學就提高學費,並將責任轉嫁到學生及家長身上。其次,競相籌款以補缺失:全力爭取私人、校友、私人企業及慈善基金會捐款,甚至成立專責籌款機構。 加強與私人企業之合作,或攜手經營校辦企業以盈利等,都是減少依賴公共資源的必要之舉。

毋庸諱言,高等教育是需要巨大經費支持的事業。為了實現更高的辦學效率和適應性,適當引入市場機制確係不得不為。但這樣的趨勢仍掀起不小的波瀾,教育原本最能體現公平、公正、公益的原則,若私有資金的過份超越,商業行為會不會犧牲社會福祉?再者,私人財富是不是成為享有優質教育的重要因素?在學校面臨財務困難時,如何能繼續為公眾利益服務?像哲學部門、辦博物館及刊物印刷都是必須卻難以牟利的。這都沖擊著傳統高等教育哲學理念,勢將產生深遠的影響。

但也有人認為勿須過慮。紐約水牛城州大高教政策專家Bruce Johnstone就坦言,只要對無能負擔大學費用者,提供足夠的保護措施,實踐高教機會均等,則應無大礙。但他也承認,這一原則很難在貧窮國家實施。

遠見之士提出警惕:高教過份倚重私人注資,未來科學研究發展的前途如何?除了美國及日本,現成長快速的私有化資金幾都與大學之研究絕緣。(高等教育紀事報,08/17/2007,洛杉磯經文處文化組周立平摘要)

青少年電腦駭客通常好奇多過犯罪

根據心理學專家的說法,在網路上為數不少的青少年電腦駭客,其實大部分都是受好奇心驅使,而犯下侵入他人電腦盜取資料文件的罪行,動機基本上只是追求興奮刺激,而非有意引起麻煩。

舊金山大學心理學教授Shirley McGuire,針對聖地牙哥地區48百名高中生做了一項匿名調查,並將結果公佈於全美心理學協會年會上。

35%的學生承認沒經過允許,私自盜錄電腦軟體。

18% 的學生曾經侵入他人電腦,未經允許,16%的學生承認還順便盜取他人資料。

13% 的學生私自更改電腦系統、檔案、網路,未經允許。

報告還顯示,男孩比女孩對電腦駭客所做的事更感興趣,無論盜錄電腦軟體、侵入他人電腦或更改電腦系統等,男孩犯案的比率都遠遠超出女孩,但10個之中只有1個承認當駭客的動機是想找點麻煩或是賺取金錢利益,大部分都純粹只是為了好玩的心理,或是喜歡具有挑戰性的事務,以測試自己的能耐,並結交同好,成群結隊在網上晃蕩。這些年輕人雖不具犯罪動機,但這種駭客行為已讓社區、學校、公司招來很大的損失。

網路安全使用中心主管Nancy Willard表示,學校有義務教導學生使用電腦的道德規範,如尊重他人所有權,不可私自侵入他人電腦,盜取資訊等,同時也應設法引導青少年駭客走入正途。例如,可以將這些電腦專才組隊,推薦給工商業界作為網路守護者或負責資訊監控等,也可以連結社區大學的網路虛擬世界,給他們合法發揮腦力激盪的足夠空間。(今日美國報,8/14/07,洛杉磯文化組吳迪珣摘要)

4/21/2008

國際教育新方向

加州州立大學長堤分校(CSU, Long Beach)目前招收有來自103個國家的1200名外國學生,主要外國學生來源國包括日本、印度、台灣、南韓及沙烏地阿拉伯。該校目前與36所大學訂有學術交換計畫,該校學生可以在海外19個國家50所大學就讀;而他們的教授分在35個國家從事研究及教學計畫。

以上所有活動,都是該校國際教育中心 (The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職掌。就如其他學校的國際學術交流中心一般,該中心主管國際學生的招攬、輔導,也負責把該校的學生送到外國學校學習、交流。不過,該中心還有一項秘密武器,那就是:設立全球學習融合教育課程(Global Learning Options for a Broader Education Program),簡稱 GLOBE

此項課程每年秋季招收約50名對國際事務有興趣及希望至少有一次海外學習經驗的學生,提供針對全球主題的統整課程,包括寫作、口語溝通、批判思考、文學、藝術及社會科學等等;此外,該中心並提供本課程學生課業指導、選擇主修輔導及海外研修建議及獎助申請協助。

以下為摘自該校GLOBE 網站的課程範例:

First Semester (13-14 units)

  • University 100 (globally focused)
  • English 100--Written Communication (globally focused)
  • Math
  • Psychology 100 (General Psychology) or Geography 100 (World Regional Geography)

·         Theatre 113 (Intro to Acting) or Foreign Language or Course of your choice--major, or major prerequisite

Second Semester (12-15 units)

  • Oral Communication (globally focused)
  • Critical Thinking (globally focused)

·         Course(s) of your choice--major, or major prerequisite, or another GE course (e.g., Cultural Anthropology, Principles of Sociology, foreign language)

Third Semester (15 units)

  • Political Science 100 (globally focused)

·         Course(s) of your choice--major, or major prerequisite, or another globally focused GE course (e.g., World History, International Politics)

Junior/Senior Year

·         Interdisciplinary coursework (globally focused)-6 units

GLOBE課程開設至今已是第8年,在第1年有90%的留級率,但從第6年,及格率已是74%。根據20071026出刊的高等教育紀事報,加州州大長堤分校今年是全美頒授碩士學位學校中,獲得美國政府最優質的國際交流計畫──傅爾布萊特獎助第5名的學校,總共有3名學生及3名教師獲獎,成績有目共睹,該校把世界帶進校園、融入課程,以提昇學生國際素養的作法,十分值得各校在推動國際教育交流時參考與學習。(加州州大長堤分校校刊The Beach Review2007 Fall,駐洛杉磯文化組藍先茜摘要)

美國名校以獎學金取代貸款

賓州大學宣布將自2009年秋季班開始,將跟進哈佛大學和其他私立菁英學校,取消對中、高收入家庭學生的貸款計畫,改由以獎學金來資助家庭年收入在6萬元以下的學生。

對於家庭年收入超過10萬元的學生,賓大江減少她們需要貸款的10%。對於家庭年收入在6萬元以下的學生,賓大已經實行免除學費和食宿全包的政策,目前學費加上食宿費用一年約為46千元。

這次改變主要反應了這些長春藤名校,未來將以獎學金取代學生貸款的必然趨勢。其目的就是在為中等收入家庭的學生,提供更易於負擔的財物補助計畫。哈佛大學跟史瓦斯默學院(Swarthmore College)也在不久之前宣佈了類似的政策。這些頂尖學校也體認到,除了最富裕的家庭之外,高漲的學費及生活費用,已經成為所有人的負擔。

哈佛大學目前擁有349億元,列為全美最富有大學,也是私立大學中給學生補助最多的學校,對於家庭收入低於6萬元的學生不收分文費用。(美聯社,12/17/2007,洛杉磯文化組沈茹逸摘要)

日本首家手機網絡大學正式開課

手機早已不僅是通話的工具,隨著通訊技術的日新月異,它已實現了手錶、電腦、電視、股票交易、購物、讀小說、交換電郵、隨身聽、數碼相機…等綜合多元功能於一身的服務。真是精彩紛呈、目不暇給,現在又出現以手機為載體的網絡大學。

日本第一家以網絡為媒介、藉手機上網的大學(Japan Cyber Educational Institute) 於今年4月開辦,並獲政府同意,授予學士學位。該校於1128正式開課,目前分資訊科學及世界文明遺產兩大部門,有1850註冊學生,提供包括中國古代文化、埃及古代文明、英國語言文學、網絡新聞學等約100門課程。開課當天,在東京一家旅社舉行的發佈會上,該校校長 Sakuji Yoshimura 親自示範「埃及金字塔之謎」課程,只見金字塔形象及字幕說明顯現於手機窄小銀幕,隨著耳機不同的講解,圖文影像也跟著變化。

不同於其它類型學生,手機網絡課程的課程是免費的,用戶只須繳納相關的手機網絡使用費。與電腦網絡課程不同,該手機版課程只能以 Power Point影像方式瀏覽圖文,也只能通過耳機聽到授課教授的聲音。但網絡課程學生不但可聽到授課者的聲音,還可在屏幕一角看到講課者的影像。

Sakuji Yoshimura校長表示,這所學校為無法親自到校園上課的人提供了受教育的機會,尤其是工作纏身的上班族、殘障人士及病人。他說,做為教育領域的工作者,職責就是滿足所有想學習者的欲望。據了解,大部分的學生,為年齡2030之全時上班族。對於那些質疑手機網絡課程價值的嘲諷者,他毫不示弱的表示,經學校的電子監管系統顯示,學生下載課程學習的比率高達86%

雖然,不能與其它上課同學及教授即時交流;但據「資訊科技及商業教授公會」(Faculty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Business)Hiroshi Kawahara教授表示,同學間社交網絡及相關課程討論網區的發展已呈現欣欣向榮的活躍景象。

該校由日本經營寬頻、移動通訊營運商巨肇Softband公司研發,現擁有該校71%的主權。目前也只有使用 Softband公司手機者可以註冊上課。校方表示,日後將擴寬至其它手機廠商,提供的課程也將繼續增加。 (美聯社,11/28/2007,洛杉磯文化組周立平摘要)

藝術教育在洛杉磯區域學校逐漸炙手可熱

 

「十年恢復洛城區藝術教育行動計畫」才進行了一半,就已擴大到27個學區之多,造福了四十五萬名公立學校的學生。屆時雖然大多數的學校已聘用藝術行政人員以及教育者的方式將之付諸實行,現在一般所提供的美術,音樂,舞蹈及戲劇項目卻仍大致在全美呈現下滑趨勢。藝術教育擁護者表示,為了分配多點時間給數學,閱讀及科學,在城區內的學區很努力的壓縮藝術及相關領域的科目的學習時間,但洛杉磯縣推動藝術教育的動力卻令人振奮。

例如在1999年的一篇報導指出,具有強烈藝術科系的學區已策劃學校政策委員會,提供強而有力的藝術課程,聘用符合該領域學區職等層級的策劃人,並整合地方與民間資源去執行。娛樂業、藝術以及教育組織則集結各項資源,以幫助計畫展開並提供專業的發展服務。參與的學區同意參與加強藝術教育的政策,精心策劃一個完成計畫與時間表,並且投注5%的教育經費,每四百名學生雇用至少一名合格的美術老師。其中五個學區已於2003-04學年間參與此計畫,其餘十三個學區也在隨後幾年內加入,上個月又有九個學區主動宣佈將於2007-08學年參與。

參與計畫有多方面的基本利多,例如Campton學區的三萬名學生中有百分之九十五符合聯邦政府免費或折價的午餐計畫。該學區三年前簽署了Arts for All,參與的幾乎都是弱勢族群以及再起的藝術課程,去年他們聘用了來自海外的藝術策劃以監督該學區四十所學校的藝術教育計畫。目前該學區每三所中學就有一位樂隊指揮,學校為相關藝術的課程準備教材,此外,學區普遍每所學校每週至少都有藝術課程。(教育週刊,06/13/2007洛杉磯文化組林郁娟摘要)

特殊教育的畸形發展

1975年開始聯邦政府的兩項法案,將有學習障礙的特殊學童帶進一般學生的教室一同學習。當初的美意,今日卻讓越來越多特殊兒的家長失望,她們失望的不是孩子成績不及格,而是無論是否用功讀書,這群特殊兒都可以通過測驗。

目前粗略估計,全美有14%的學生屬於有學習障礙的特殊學童。早期,教育體系認為這些在智能或是精神有缺陷的學生,在學業上無法跟得上一般同齡孩童,所以自然把他們獨立出來教學。不過1975年之後情況改變,她們漸漸納入了一般學童的課程之中。

但是到了2001年「沒有任一孩童落後」法案中規定,如果成績落後或是畢業生比率降低,校方都會因此受罰。為了「應付」這項法案,讓特殊學童可以通過測驗,甚至順利畢業,校方可以對特殊學童採取「調節方案」,比如說延長考試時間,有的學校甚至在考試時就「指導」、「暗示」學生選擇正確答案。

從一項全國性學術測驗NAEP的紀錄顯示,特殊學童從2000年到2004年無論在閱讀或是數學,都有顯著進步。不過也有更多學校利用「調節方案」來協助特殊學童通過考試,2005年的一個統計資料顯示,在小學四年級特殊學童有高達70%在應考時,校方給予協助,這比2000年的44%提高許多。

對於家長來說,看到孩子通過考試、順利拿到文憑,似乎應該高興才是,不過這些特殊學童的家長卻開始退回畢業證書,因為他們的孩子並沒有真正學到知識,更沒有學得足以謀生的一技之長。(華爾街日報,08/21/2007,洛杉磯經文處沈茹逸摘要)

4/07/2008

美國校園處理霸凌對策

  比起現代校園霸凌利用網路通訊詆毀他人的作為,過去奪取同學午餐費或在走廊推撞人的惡行都算是輕微的。美國17歲左右青少年向學校當局報告受到校園霸凌欺凌的情形越來越嚴重,家長們無法坐視學校當局的漠視,已有多起法律訴訟控告學校失職,學校行政當局逼不得已,只有制定更嚴厲的紀律來對付這些橫行霸道的學生。同時網上也出現反制「網路霸凌」(cyber-bullying)的行動計畫,參加的老師接受專家的一系列訓練,並教他們在事情還未發生之前,如何判別加害者及受害者的表徵,以便及時防範或輔導。

  根據聯邦司法院的報告,2005年有28%的學生報告最近六個月來在學校受到欺凌,如果時間拉長以最近四年來算,更是高達雙倍。但專家相信,還有很多尚未曝光的案例潛伏,決不是單單這些數據所能顯示的。

  在校受到欺凌的學生,可能發生逃學、輟學、成績下降、情緒低落,甚至帶武器到學校的負面行為,有些學生會變得非常萎縮或沮喪,有些則會有暴力傾向出現,對學生一生的影響非常大,不容忽視。

  今年二月加州就發生過一件由於性向遭到歧視,而導致15歲少年在學校喪命的案件。州參議員SheilaKuehl推行反性向歧視法案一向不惜餘力,他表示教育工作者應當在第一時間杜絕學生之間不當的言行,避免蔓延形成氣候,等事故發生後再來檢討,都太晚了。

  教師和學校行政人員以前通常都不太情願涉入學生的私事,但這種消極態度自從1999年哥倫布高中發生屠殺事件造成12名學生及1名老師死亡後,已經大為改善。學校當局已轉為主動出擊,引導校園風氣,讓校園霸凌沒有生存的空間。例如洛杉磯學區早在2006年就訓練教師留意校園內霸凌出現的警訊,次年嘉惠爾學區舉辦青少年高峰會議討論網路安全及如何制止網路霸凌橫行,並計畫對家長進行網路安全再教育;Newhart中學特別安置BullyBox在圖書館,方便同學隨時舉報;LasFlores中學發起自尊自重週,讓學生討論網路的不當言行,及自我檢討言行是否會危害他人。

  學校行政當局對校內的霸凌行為嚴格管制和懲處也許有用,但學生離開校園後的生活作息難以掌控。校園暴力專家DerekRandel建議學校拿出曾對付酗酒學生的一套有效辦法,就是與學生簽署飲酒約定。學生在校外參加活動時,學校也可以要求學生簽署類似保證書的契約,保證自己的行為不危害他人,特別是遇到網上散佈攻擊他人的不當言論等,自己更要自律自重,不可助紂為虐。(洛杉磯時報2008/3/7,洛杉磯文化組吳迪珣摘要)

新加坡算術課本列為加州核定的小學教材之中

  由於新加坡小學生在國際數學程度評比中,全球排名一直居首,新加坡小學的算術課本理所當然也被美國教育當局青睞。加州是全美第一個把新加坡的算術課本列入州政府核定的小學教材名單中,並補助經費給購買的學校。州政府此舉,可能使加州小學生的算術程度在全美各州數學評比的曲線中上升。

 

  全美數學教學諮詢委員會,預定最近宣佈支持K-8年級的數學教學改革運動,其中許多改革方案就是以新加坡制度為藍本。數學教師中長久以來,就有傳統派及改革派之爭,傳統派主張回歸基本算術訓練,改革派注重觀念之瞭解,但兩派人士在新加坡教科書裡,都找到符合本身看法的依據。

 

  好萊塢的Ramona小學是全國少數試辦小學之一,由政府提供教材經費,引進新加坡的算術課本。這所小學在2005年全校五年級學生僅45%達到加州標準測驗所要求的成績。採用新加坡算術課本後,2006年提高到76%,成效驚人。但並不是所有數學老師都歡迎這套教材,因為不經過一番受訓,還不容易使用這本教科書,而資深教師往往還是習慣用老教材老方法去教學。但該校校長表示,一走進新加坡教材的教室,就會感覺到學習氣氛有多大的不同。(台灣日報2008/3/11,洛杉磯文化組摘要)

南加州奇妙的閱讀組織推動閱讀運動

   加州許多公立小學圖書館老舊問題已被冷落數十年,令人震驚的統計顯示,加州4年級的閱讀能力全美排行第49名,在洛杉磯聯合學區公立學校圖書館收藏的散文類圖書(nonfiction)平均是15年前出版的書籍,甚至有些學校圖書館架上的圖書還有「人類有天可以登上月球」的字句。

非營利性組織奇妙的閱讀(The Wonder of Reading)致力於啟發兒童對閱讀的熱愛(Inspire in Children the Love of Reading),提出所謂「更新、館藏及閱讀」(Renovate, Restock and Reading)3R計畫,首先他們更新圖書館設施,擴充圖書館空間,包括設計階梯式的座位區,讓學童能聚集聆聽故事,另外增加個人輔導區,讓指導者可以提供個別輔導,還有壁爐的設計,希望讓學童有寧靜、溫暖的閱讀感受;其次,他們補助1萬美金的增加館藏經費,讓學校添購新書;最後,學校招募義工,由該組織協助訓練,提供一對一閱讀服務,義工在學年中每週與他們輔導的學生一起閱讀一個小時。

該組織截至2007年底已協助187所小學更新圖書館計畫,提供了超過200萬美金的增加館藏補助,訓練了將近5千名義工;在奇妙的閱讀3R計畫鼓勵下,學校可以籌措相對基金,讓學生更加投入文學及閱讀,也提倡義工為學童閱讀計畫,提昇了社區閱讀風氣。(奇妙的閱讀網站www.wonderofreading.org/,洛杉磯文化組摘要)

加州社區學院學生程度不足

  加州社區學院學生程度不足,因而許多輔導課程供不應求,進而造成學生註冊不到需要的課程而輟學。加州去年約有67萬名大學生註冊基本英語和數學課程,許多學生註冊閱讀輔導和英語為第二語言課程,然而估計有更多需要輔導的學生沒有能夠排上課輔課程,許多學生在上輔導課一年後仍然離開學校。

加州社區學院平均每10名學生中,便有1名是最低輔導程度學生;約有3/4學生在入學測驗時,被分到數學輔導課程,只有9%被分到大學程度課程。

根據教育測驗服務社(ETS)2007年進行的研究顯示,閱讀、寫作和數學能力不足正擴大富裕和貧窮之間的差距,形成目前經濟中無法競爭的新美國階級。在社區大學任教40年的數學教師菲爾法莫說,他發現學生的數學能力正下降,而語言問題已成為特定的弱點。

這問題不僅出現在社區學院,四年制大學也被迫面臨補救大學生能力不足的問題。在加州州大東灣校區(CSU East Bay),約有70%的大一新生需要英語輔導,64%需要數學輔導,54%兩者都需要;在加州大學戴維斯校區,超過1/3的學生需要英語輔導,因為大部分都剛來自國外。(世界日報 2008/3/25,洛杉磯文化組摘要) 

研究顯示:兒童適度觀看電視有益

  讓小孩看電視卻又擔心的家長們可以稍為鬆一口氣了,根據美國賓州大學Annenberg傳播學院、專門研究媒體對幼齡兒童影響的Deborah Linebarger助理教授研究結果,證據顯示某些類型的電視節目幫助兒童語言發展並且有益於他們與現代接軌。Linebarger本人也讓他的小孩從嬰兒時期就觀看某些電視節目。

        過去的研究把兒童的肥胖及注意力失調歸咎於電視節目與電視遊戲,甚至美國小兒科學會也曾表示2歲以下幼兒不該看任何電視。但儘管這些諄諄告誡,仍有90%2歲小孩長態性觀看電視、DVD或錄影帶,更甚者,有1/336歲兒童房中就有一台電視。正因如此,兒童發展專家轉而將注意力集中在如何幫助父母作聰明的選擇。

        越來越多研究顯示,如果父母善選節目、限制時間,並儘可能與小孩一起觀看節目,他們的孩子可以從中獲益。他們的建議如下:

¨          0-2歲:對此階段的小孩,最好的方式還是人際互動,不過如果你的小孩對電視十分有興趣,一段11-12分鐘,沒有廣告的節目,例如可愛小藍狗(Blue's Clues)或亞瑟小子(Arthur)可以幫助幼兒增加認識新字。
¨          2-5歲:在Linebarger的研究中,探險家朵拉(Dora the Explorer)、可愛小藍狗(Blue's Clues)或亞瑟小子(Arthur)、龍的故事(Dragon Tales)等節目擁有豐富的辭彙,可以幫助小孩語言發展。
¨          6-10歲:針對這個階段的小孩沒有具有水準的適當節目,父母必須對這個年齡小孩收看的電視內容更加審慎,事先篩選與家長價值觀相近的節目非常必要。Linebarger 推薦像紀錄片形式的歷史頻道(History Channel)或是探索頻道(Discovery Channel) 上的節目會是不錯的選擇。

美國新成立致力改善數位媒體教育內容的組織執行長 Michael Levine表示,每天嚴格限制1個小時、觀看後與小孩談談節目內容或作作遊戲,並且每天與小孩共讀至少20分鐘,這樣才是均衡、健康的電視習慣。(Newsweek 2008/2/18,駐洛杉磯文化組摘要)

GLOBE全球學習融合教育課程i為國際教育新方向

 

加州州立大學長堤分校(CSU, Long Beach)目前招收有來自103個國家的1200名外國學生,主要外國學生來源國包括日本、印度、台灣、南韓及沙烏地阿拉伯。該校目前與36所大學訂有學術交換計畫,該校學生可以在海外19個國家50所大學就讀;而他們的教授分在35個國家從事研究及教學計畫。

以上所有活動,都是該校國際教育中心 (The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職掌。就如其他學校的國際學術交流中心一般,該中心主管國際學生的招攬、輔導,也負責把該校的學生送到外國學校學習、交流。不過,該中心還有一項秘密武器,那就是:設立全球學習融合教育課程(Global Learning Options for a Broader Education Program),簡稱 GLOBE

此項課程每年秋季招收約50名對國際事務有興趣及希望至少有一次海外學習經驗的學生,提供針對全球主題的統整課程,包括寫作、口語溝通、批判思考、文學、藝術及社會科學等等;此外,該中心並提供本課程學生課業指導、選擇主修輔導及海外研修建議及獎助申請協助。

以下為摘自該校GLOBE 網站的課程範例:

First Semester (13-14 units)

  • University 100 (globally focused)
  • English 100--Written Communication (globally focused)
  • Math
  • Psychology 100 (General Psychology) or Geography 100 (World Regional Geography)
  • Theatre 113 (Intro to Acting) or Foreign Language or Course of your choice--major, or major prerequisite

Second Semester (12-15 units)

  • Oral Communication (globally focused)
  • Critical Thinking (globally focused)
  • Course(s) of your choice--major, or major prerequisite, or another GE course (e.g., Cultural Anthropology, Principles of Sociology, foreign language)

Third Semester (15 units)

  • Political Science 100 (globally focused)
  • Course(s) of your choice--major, or major prerequisite, or another globally focused GE course (e.g., World History, International Politics)

Junior/Senior Year

  • Interdisciplinary coursework (globally focused)-6 units

GLOBE課程開設至今已是第8年,在第1年有90%的留級率,但從第6年,及格率已是74%。根據20071026出刊的高等教育紀事報,加州州大長堤分校今年是全美頒授碩士學位學校中,獲得美國政府最優質的國際交流計畫──傅爾布萊特獎助第5名的學校,總共有3名學生及3名教師獲獎,成績有目共睹,該校把世界帶進校園、融入課程,以提昇學生國際素養的作法,十分值得各校在推動國際教育交流時參考與學習。(加州州大長堤分校校刊The Beach Review 2007 Fall,洛杉磯文化組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