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讀經教學之基本理念及施教方案

王財貴


〔編者按:讀經教學,在香港、台灣及大陸推展多年,成效甚佳,廣受歡迎。特此轉載其教學理念及施教方案,供讀者參考。原文刊於科技教育協會出版之「良師興國」第二期(2000年)〕

一.教學基本理念:

「讀經教學」之觀念,立基於對教育的"全面性"及"本質性"之思考與追求,希望能透過對人性的整體瞭解與照顧,找到簡單易行而成效深遠的教育方法,多方向地提升國民人格素質,讓人人"性情端正,才華洋溢",以面對世界,面對未來。其細目如下:

 1、依據"教學大綱"中"弘揚祖國的優秀文化和吸收人類的進步文化"之基本文化方向,首先議定各民族文化的相容性,提出"全盤化西論“:

亦即認為各民族的文化都是人類理性的成就,都是人類共同的智慧遺產,凡是有理性的知識分子都應對之尊重,盡心學習,求其存續。並且相信文化與文化之間可以融合貫通,可以互相成全。每一民族最少應盡自我文化的傳承之責,先以自我文化陶育出自我生命的深度,進一步才足以談吸收與開創新一代的文化。所以中國人此時應對效法古人吸收印度文化的氣魄,全盤"化西"。

  "化西",不同於"西化"。"西化"是忘了自己,把自己變成西方;"化西"是健全自己,並通過自己的努力,把西方"消化"進來,充實自我的生命內蘊。"西化",只是不負責任的奴性的依附,"化西"是自我作主的勇敢的承擔。將中國文化的發展定位在中西文化的融通互利的追求上。以造福民族後世,並貢獻於全人類。"

  2、認定經典在文化傳承上的重大意義:

“經典"之所以為"經典",其重要特色是發自人性,超越時空。不管要承繼自我傳統,或要吸收外來文化,其簡捷的近路,便是直接從各民族的"經典之作”中,去汲取其民族的文化源頭活水。尤其中國的經典名著,不論四書、五經、諸子、百家、唐詩、宋詞,流傳久遠,都具有開朗涵宏的氣象與優雅高尚的情懷,讀中國經典,當有助於開拓一個人的心胸志趣,培養一個人的敦厚好學精神。

此外,中國人若想深入瞭解西方文化,最好也要從西方經典作品之研讀入手。

  3、認定文言與白話的相容性,而且認定"文言文"對中因文化傳承的功能有其不可替代性:

"文言"本來就是從"白話"提煉出來的,而且文言文乃是白話文的基礎。過去乃至近代文章家思想家,如胡適、徐志摩、魯迅、老舍、錢鍾書、沈從文諸名家,皆是文言文與白話兼擅,而且先有文言之厚度才造成白話之功底,所以白話文不應與文言文形成對立。何況舉凡經、史、子、集,一切有代表性的中國文化之文獻,幾乎都是文言文。如果不能讀文言文,就幾乎等於不能讀中國書。而不能讀中國書,幾乎等於不能了解中國文化。

近代以來的中國人,老中青三代,經過偏重白話文教育的結果,普遍欠缺讀文言文的基本能力,已然造成了中國文化的嚴重斷層。所以恢復國民對文言文的解讀能力,是民族自我尋根的第一步。而要增長文言之能力,"經典"正是最佳的教材,因為"經典"本身就是最純正的文言文範本。

除此之外,經典又是人文理想的薈萃,並且是民族智慧的源頭,因此,"讀經教育"將同對具有增進語文能力、培育人文教養、契接民族智慧約三種功能。

 4、認定"文言文"之易教易學性:

雖然心理學家對人類"如何學得語文"的詳細過程,猶未完全明白。但人類一直都從出生開始,很自然而方便地在做複雜的語文學習。此種天生的強大能力,心理學家特稱之為"語言天賦"。這種"天賦"能力,以嬰兒最為強大,隨年齡之增長而遞減,至十三歲則幾乎喪失這種"天賦",若要增進語文能力,必須痛苦而艱難地學習。

依照客觀的經驗,吾人皆知:有關"語"的部分,大體而言,任何母語,在三歲之內即可學會;如有適當環境,六歲之內甚至可以學會多種語言。而有關"文"的部分,包括文字的認識和書面語言的學習,亦應在三至十三歲之間,可以奠定一生的根基。零歲至十三歲,可以說是語文學習的"關鍵期"。只要不錯過這一教學的適當時機,高度的語文能力,是很自然而容易的可以培養出來的。

有關語文的學習,最重要的法則是多接觸多熟習。由大量長久的接觸中,自然培養出語文的親和力與敏感度。中國人學習中國的文言文,本是很容易的。千古如斯,無勞舉證。

 5、認定兒童是 "讀經"最適當的年齡:

如上所言,因為語言的學習是愈早愈好,文化的薰陶也愈早愈有其潛移默化之功。所以及早讓兒童接觸涵義豐富的"經典"之作,對其一生的文學素養的醞釀,及人格智能的陶育,是具備重大而深遠的意義的。因此,當前在海內外許多家庭中,體制外的零星的"讀經"教育,也是以兒童為主的。

據大略之估計,當前海內外,包括大陸、台灣地區,以及東南亞、歐澳美加華人社會,已有數百萬兒童接受"讀經"教育,成效之良好,往往出乎家長及老師之意料。

 6、認定 "兒童讀經教育"教法的簡易可行性:

基於對兒童心理的確實認識,為順應兒童學習的天性,"兒童讀經教育"的基本方式是“只求熟讀,不必求懂"。老師只是依照文句,教他"讀";而兒童也只是"跟著讀"、"反復讀"。這樣,老師便很容易"教",兒童也很容易"學"。而且不論"教"的人、"學"的人,都在輕鬆愉悅的氣氛中,有所長進,所謂"教學相長",莫此為甚。                 

依據發展心理學的原理,人的"記憶力"與"理解力",是各有其成熟之時機而且是相輔相成的。幼童時的心智特色,是善於直覺、記憶,而不善於思辨、理解,故此時應讓他多記誦有深度的文化素材,醞釀日久,待其長大,人生經驗逐漸豐富,理解力自然成熟時,即可觸類旁通,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兒童本是樂於念誦於反復的,尤其是團體的朗誦,抑揚頓挫,琅琅書聲,與唱兒歌無異,學習是一種愉快的事。而反復多次,即能背誦,會背誦時,更是“樂之不疲”。若常加復習,至於終身不忘,特成為一生的文化資產。

今日一般成人每覺文言難讀經典難解,其實並非文言經典之難,乃因自小不曾接觸之故,所以為了不讓下一代將來有“難懂,,之嘆,理應自現在起讓他“讀經”。

7、認定“讀經,'的“潛能發展”功效:

從教學方法上看,反復誦讀,可以提升兒童的專注力,反復而熟習,可以提升兒童的記憶力。而專注力與記憶力,是一切學習的基礎。此外,以教學內容上看,任何語文都是複雜的系統,高度語文尤其艱深難解,但兒童具有強大的語文學習天賦,其可解處,固可以立即溶人生活之中,其不可解處,也會在默默中主動尋求理解,(語文學習的“冒險理論”),是活絡其頭腦的最佳訓練(只要不強求其理解,艱難的教材便不會造成學習壓力,反而可以成為心智更上一層的無形助力,即一般所謂“右腦開發”。但如果教學內容只是簡單可解的白話文,便缺少了這一深層長進的效能)。

高程度的語文學習,不僅語文能力立即提升,其影響所及,將帶動心智之全體發育。在短期之內(約一至二個月),即可發現,兒童各種學習能力,尤其是數理思考能力,也都跟著增長起來,令人有“忽然聰明起來,'的感覺。以致教師或家長以極少的氣力,即可讓兒童達成超越一般功課的成果。所以,縱使學校課也不曾減少,而兒童的學習壓力,亦因感覺功課容易而相對減少。所謂“潛能發展”,於“讀經教育”中,最易證實。所謂“課業減壓”,實施“讀經教育”,是真正無害的減壓良方。

8、認定“讀經”的“品德教育”功能:

教育學家都知道,所謂“道德"、“品行'、“性情”、“氣質”等等重要的人格成素,原是很難“教”的,至少是不能用一般的知識教育的方式來教的。這種有關“德性”的成長,是在一種“陶冶”、“薰習”、或者“耳濡目染”“潛移默化”中培養出來的。

當然,最好是有人,可以供給榜樣,現身來做“身教”。不過,一般的家長老師,是不足以完全擔當這種重任的。“讀經教育"的教材中,往往是美心美文嘉言懿行,及早讓兒童琅琅上口,濡染於心,等於“把聖賢請到家媟礄a教”,是一種極見功效的德性薰陶教育。

要培育一代的“有理想、有愛心、有品格、有擔當”的二十一世紀新社會主義的中國人,請以“讀經教育”扎下根基。

9、認定“讀徑教育”觀念的可拓展性:

依照“讀經教育”的基本理念,在不增加教學負擔之情況下,可以方便地拓展至其他鄰近相關的教學專案,而與之相輔相成。其最明顯者,有以下五項:

(1)“音樂讀經”:即建議兒童(最好自嬰兒開始),多聽古今中外的古典音樂,以豐富的樂音,刺激兒童腦部細胞突觸的生長;以和諧的旋律,陶冶兒童優雅的心靈。
(2)“美術讀經”:即建議兒童(最好自嬰兒開始),多看古今中外經典性的畫作、雕塑、建築、風景等圖片,以默默培養其高度的美術鑑賞能力。
(3)“外語讀經”、“外文讀經”:外語外文的學習,當然最好在環境中習得,但對廣大的國民來說,者只是奢望。吾人既知兒童的聽力好、模仿力強、記憶力強,是語文學習的大好時機。故嘗試為廣大兒童設計一套外語外文學習的方便之路,即:建議兒童(最好自嬰兒開始),多聽多讀經典性的外語或外文(經典性著作),反復反復,及至熟記背誦,此法可彌補環境的不足,讓一大部份的人輕易成為外語外文高手,其程度甚至超越外國人。譬如英語英文之學課,既是國家教育政策,則從小讓兒童熟讀英語句型,熟背英文經典短文,是不花大錢,不需老師(磁帶教學),極簡便而有效之教育。依照近年零星實驗成果,兒童每天一二十分鐘,不過三兩年,將於無壓力之情況,熟讀千句英語句型,熟背百篇英文經典短文,則其英語英文及西方文化程度,已然奠立一生之基礎(縱使現在不是很懂,而其發音及文法詞彙之根基已深,長大之後,遇弱則弱,遇強則強)。
至於世界上其他語文之學習,莫不可以此法進行之,則將來我國之外語人才,不可勝用。而且以"熟習經典"之方式教育,其所吸收者,皆是該文化中之精華,於人類文明之對話,將有更大之同情及涵容能力。
 (4)大量識字與博覽群書:由於"讀經"時之大量文字接觸,"識字量"之增加,是"讀經教育"最淺顯立見的功效(尤以幼稚園及小學低年級效果最好)。由於識字量之增加,即可鼓勵提早閱讀,讓兒童提早養成自學的能力。吾人所強調的閱讀教學,因參用了"讀經"觀念,所以教學簡易而功效良好。亦即“只管鼓勵兒童多閱讀,而不必急著問他懂不懂。吾人認為閱讀教育應該是
"不管懂不懂,只要讓他一本讀完再一本,多讀了,自然會懂”;而不是"只讀一本,就要懂得透澈,然後再讀一本"。前者是順應兒童天性,所以讀書是輕鬆愉快的事,讀得多就懂得多;後者是殘害兒童天性,所以讀書是辛苦的事,讀得少,懂得的也不多,甚至於厭惡讀書,一生不懂。依近年的小規模實驗,兒童經過此種閱讀教育後,愈讀愈快,愈懂愈多,手不釋卷,樂在其中。平均每年每人讀書五百本以上。不須家長特意考問,不須老師辛苦批改。家長老師只要無限量的提供介紹書籍,經過兩三年,兒童之知識量遠遠超過家長及老師,一生的知見才華、讀書好學習慣,遂由此養成。                      
  (5)珠算、心算 (目前在國內已有甚多學校實施),可以與"讀經"教學:心算訓練方式,有類似"讀經"。即"先熟練某些規別,不一定要完全懂其道理",從大量的練習中,漸漸明白其中原理。以很少的時間精神,完成一生不盡的技能,至少對數字有很高的敏感度。(只要不強求理解,兒童不會產生恐懼心理,對其自由思考的發展,不會造成斫傷。)

以上第三項 "英語英文讀經"及第四碩"閱讀教學"屬必要之配套。其餘各項只是建議。皆視各校情況,自行決定,不列入實驗成果考察範圍。(當然,如一起實施,並不增多教學負荷,而教學總體成效將更上層樓。)

二 實驗工作細則:

1、行政組織:維持正常,不須任何改變。(實驗成功後,方便模式轉移)

2、教師資格:維持正常,不須任何調動,亦不需特別長期訓練。只需在正式實驗前,6至8小時研習,即可勝任"讀經教師"之職。實驗期間,每學期參加一次檢討會,交換心得,即可漸入佳境。

3、其他課程調配:排課盡量維持正常(實驗兒童不廢正常功課)。

4、教材需求:除正常課本外,另備"讀經教本。如論語、學庸、老子、唐詩、英語、英文等。

5、教學方法:

(1)中文讀經方面,教學法只有一句話:"小朋友,跟我念。"
(2)英文讀經方面,教學法只有一句話:"小朋友,跟它(磁帶)念。"
以上兩種讀經之教法之重點是:只是讓兒童多聽多念。帶念一遍,再一遍,然後鼓勵全班齊念、分組念、接龍念、默念........,想方法多聽多念。念至熟悉乃至會背即達到教育目的。最重要而特別要注意的教學觀念是:只須多念熟背,不須著意講解。期待兒童多讀即自會多解,或十年二十年之後再瞭解,不遲。(蘇東坡所謂“舊書有不厭百回讀,熟讀深思子自知"。)
(3)閱讀法指導方面,學校或家庭多準備各類圖書,鼓勵兒童利用課外時間閱讀。每讀一本,自己加以記錄,記錄的條目只要是:書名,作者,出版社以及頁數即可(小三以下,超過80頁可算兩本,小四以上,超過150頁可算兩本。每本可讀兩次三次,即算兩本三本)。不必規定寫心得報告。

6、教學時間:
第一學期,每一全日上課日,在校教學時間約50分鐘(半日上課時酌減),家庭作業約15分鐘。(僅作中文讀經教學)。

第二學期,每一全日上課日,在校教學時間約100分鐘(半日上課時酌減),家庭作業約15分鐘。(此時加人英文讀經,中文讀經與英文讀經時間比例為2比1)。

第三學期以後,每一全日上課日,教學時間120分鐘以上(半日上課時酌減),家庭作業約15分鐘。(中文讀經與英文讀經比例方2比1)

在校教學時間之取得,有兩案:

第一案:無須另外排課,利用零碎時間即可。亦即將讀經時間打散,寄託在自習時間以及各科科目中,由老師自由安排抓取。最主要的時間是取自每節上課鈴響後5分鐘至10分鐘(也第二學期之後,每節乃至取出20或30分鐘,甚至整節課皆變為讀經教學)。

第二案:將“讀經”視為一科,排入課程中。若所排節數時間不夠,再酌量用上案方式將時間補足。

如果教師自主性活潑性尚可,建議以第一案為優先。教師之被動性太大則用第二案。(附注:以上讀經時間之需求,似乎超多,有的人或許有“排擠其他功課”的疑慮。實則,如本計劃第三項第七條所述,讀經一至二月之後,潛能開發,其他功課之學習顯得輕易,少量時間教學,即可達到一般水準。一至兩學期之後,加上大量閱讀,兒童自學能力及知識量大為增加,對學校功課,乃至不須教學,即已超過程度。故是否有排擠現象,可以在實驗中每次之評量得知。吾人固不欲兒童因讀經而忽略其他功課之學習機會也。)

7、教學進度:

(l)讀經方面:不須嚴格規定進度,只劃出最低進度,各班導師自最低進度以上,自行調整。
初期,在每天進度中,或“聽讀”或“隨讀”或“自讀”,總計遍數l00至150遍為度。一至二月之後,每段以一百遍為度。依已有之實驗成果,經由如此教學,已有百分之八十以上之兒童能夠熟背本日進度。只要百分之八十的學生通過檢測,即可進行新進度。至於其他少數尚不能背誦之兒童,默默中,亦已達成多項教育目的,無須要求人人會背。其最低限之進度如下:
第一學期,初期,每天進度約50字,視兒童吸收能力酌量增加,第二個月以後記憶力明顯提升,進度可逐漸增至100。(另須提出少量時間作舊課程之復習)
第二學期,每天進度(中英文合計)約100至200。(另須提出少量時間作舊課程之復習)第三學期以後,每天進度(中英文合計)200以上。(另須提出少量時間作舊課程之復習)
(2)其他相關功課:一般學校既定課業教學,除了教學時間縮短外,基本上不變。而與讀經相近之科目,有如下的補充之必要:
甲、音樂讀經方面:在學校盡量利用廣播,播放古典音樂。並鼓勵家長在家中,多讓兒童聽古典樂。(只鼓勵,不列入任何考試或記錄)
乙、美術讀經方面:在學校盡量懸掛名畫,準備美術圖書。並鼓勵家長在家中,多讓兒童看經典性畫冊。(只鼓勵,不列入任何考試或記錄)
丙:課外閱讀方面:老師每周一次調察閱讀數量,每月1次檢查閱讀書目(以防不良書籍或專看低淺書籍)。每周閱讀數量以15至20冊為準(小三以下,每冊平均1萬字,小三以上每冊平均2萬字),調察數量只是鼓助性質,不列入正式成績。

8、教學評量:依照“讀徑教育”的特性,評量之鼓勵性質大於測試性質。其評量採取“每天評量”及“l00分主義”結合方式。亦即“每天都讓每小學生得100分"。其方法大約如下:

(1)正常評量:評量的範圍是前一天的進度(或幾天來的復習,由班導師在前一天宣佈)。評量時間最好在早上第一堂課,班導師只要用1分鐘,親自考一個兒童,他會背了即算通過,給予l00分。此兒童即指定為當天讀經班長。讓他利用下課時間去檢試組長排長(每人大約1分鐘,6組只花6分鐘),組長排長再去檢試其他組內排內同學(每組約六七人,每人只花1分鐘),完全熟背的人即給他l00分。不能通過檢測的人,記下名號,交與導師處理。
(2) 特殊評量:凡通不過組長排長檢測者,由班導師特殊處理。(在一般狀況下,念過100遍而不能熟背的人極少)所以不會背大概有兩個原因,第一,極端後進生;第二,前一天有特殊事故。此兩種原因,都值得同情;故處理方式應極為輕鬆和氣。吾人的建議是:讓他利用下課時間,拿著書,補念20或30遍即可(以100字為例,每一遍約半分鐘,30遍不出15分鐘。而且看著書念,沒有壓力,不會造成迫害性的處罰。)補念二三十遍後,不管是否會背,也給他100分。(因為經過這樣訓練,對他已有相當進益,不一定全部都要會背。而且此一階段不會背,不影響下一階段的學習。)

所以凡是“讀經考試”一定人人100分。可以給兒童極大鼓舞。不好學或程度差的後進生,都可以由此得到鼓勵。重燃學習之熱心。(作者現任職台灣台中師範學院語教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