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同步遠距教學中影響互動的因素與改進之道

鍾宜智


壹、前言

教育部於民國八十八年四月開放大專以上辦理非同步網路遠距教學,從原本只承認同步上網上課之外,改為開放非同步的教學方式,也就是說,修課、上課的方式將更具彈性,學分也予以承認,而網路教學概念興起之後,許多學校紛紛設計線上課程與虛擬教室,期待未來的教學能朝向網路化來進行。

網路教學的重點並不是:老師的全部教材「上網」,而是:學生的學習活動「上網」(洪明洲,民88)。在非同步遠距教學的學習環境中,由學生主動來學習,網路上的教材必須能吸引住學生,而透過多媒體的內容、互動的特質,加強學習者自我導引、探索學習以建構知識(王敏煌,民87),因此如何活化教材,以提高學習者學習活動,即是網路教學的重要課題。

國立高雄師範大學於民國八十八年開辦非同步遠距教學進修學分班,除了獲教育部全額補助辦理離島地區教師資訊課程之外,目前亦辦理資訊技術卅六學分班、特教通論三學分班,筆者擔任助教協助教材設計,實際參與各次課程研討會議,教授、助教群常於會議中依學員的表現與反應,針對課程內容的互動性做充份討論。因此,本文擬就非同步遠距教學中影響課程互動的因素做探討與經驗分享,以期提供未來辦理此項教學的相關單位參考。

貳、網路教學中的互動概念

網路教學並非只是在傳統教育中加入電腦網路的相關要素而已,在一個完善的網路教學環境中,應包含多元化的學習活動,讓學習者得到完整的學習過程。而學者吳鐵雄(民89)更指出遠距教學系統不但要能完整的呈現學習材料,且必須要能在學習過程中,時時提供學習者對學習材料反省的機會,進到形成性評量,而能與輔導者與學習同儕隨時互動,學習才可能內化為其真正的知識。因此,下文茲就學習理論中有關網路學習互動的部份加以整理說明。

一、建構學習理論

建構主義主張學習是由學習者以現有的知識基礎,主動建構新的概念的過程,並認為在與外在環境的互動過程中,個體會根據其已具有的知識來理解週遭的環境,亦即強調學習者本身的經驗以及與環境的互動,乃是個人學習建構知識和創建意義的根本。

由此觀點分析,網路教學系統中使用超文件連結,能提供學習者非線性的蒐集與瀏覽資訊,另外配合多媒體系統的運用,透過文字、圖形、聲音、影像及動畫等多項型態,可讓學習者對學習目標感興趣,進而有動機去主動搜尋相關資料,而非受限於事先計劃好的課程基模中,因此可培養學習者解決問題的能力並建構知識,達到良好的學習成效。

二、合作學習理論

合作學習是架構在社會派建構主義,依Hiltz(1994)對合作學習所下的定義為:強調學習的過程是以團體合作的方式進行,不管是學生之間或學生們與教師間,共同參與一齊努力而獲得知識的方法。因此教師扮演輔導者的角色,提供學習者機會與資源,幫助其在同儕間互動、評估、合作以建構知識。

以往的電腦輔助學習較侷限於學生孤立學習的環境,容易造成缺乏學習同伴而失去學習興趣,且面對較艱深的學習內容時,學生無法獲得即時討論的機會以解決問題,而使學習過程中斷。網路教學環境中的人際互動,不論學生與教師或學生同儕間皆可透過同步與非同步的溝通方式達成;另外人機互動則可由高互動性的教材內容來達成。

三、情境學習理論

情境教學的理念由Brown、Collins及Duguid(1989)首先提出,他們宣稱:知識只有在它所產生及應用的活動與情境去解釋,才能產生意義。因此,知識絕不能從它本身所處的脈絡環境中孤立出來。並主張在情境中不斷地使用概念才能獲得概念的瞭解,因此必須由學習者在整個情境中不斷的互動、溝通才能獲得知識。

在網路學習環境中,學習者透過多媒體、虛擬實境等方式,可以得到真實情境的模擬,並且提供學習者足夠的機會從不同角度反覆探索、體會概念的意義,進而掌握知識的內涵。

參、非同步遠距教學系統中的互動設計

教育部電子計算中心在「專科以上學校開辦遠距教學作業要點附件(一):非同步(網路)遠距教學需求規格」中,公佈非同步遠距教學所需包含的學習活動,另外孫春在(民84)、林奇賢(民86)等多位學者亦針對理想的網路學習環境中,應包含的多元化學習活動提出建議,綜合以上的看法,我們可將非同步遠距教學系統中有關人際互動、人機互動的設計整理分析如下:

一、教材呈現區

教師需依學習進度呈現教材,教材設計可利用網路上多媒體傳輸的功能,適當地加入如文字、聲音、圖片、影像、即時網路群播、視訊隨選等,並配合超文件連結,以設計成非循序的教材內容。學習者即可依興趣動態地學習課程內容,而不會覺得網路學習環境只是將書本電子化而已,此為網路教學環境中,最基本的互動設計。另外,教學者亦可利用此超文件連結的特性,設計出符合學習者個人的適性教材。

二、作業與評量區

在學習過程中,測驗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它除了提供教師有關學習者學習狀態的資訊,以作為教學輔導的參考之外,更可應用於引導學習者往後的學習路徑。因此網路學習環境中亦不可缺少此互動的設計,教師需依據學習進度出作業、評量並批改,學生也可因此得到回饋以增強學習的效果。

三、虛擬教室

虛擬教室即是提供學習者或教師人際間的互動工具,學習者與教師可藉此進行討論與溝通,教師亦可藉由它來進行學習輔導活動。溝通與討論是學習活動中重要的歷程,溝通、討論和學習輔導可分為個別一對一式與集體式。溝通的機制一般設計有:非同步(電子郵件、佈告欄、成果心得區、電子郵件、News或BBS站)、同步(視訊會議、電子白板、線上聊天)。透過這些方式來達到訊息交換、交誼等等的目的,

四、合作學習與專題區

教育部日前函送公文至各校規定,網路教學中必須有合作學習的機制,即是要求教學中需將學生分組,訂定小組內的角色與工作,使學生透過網路上達成小組合作學習的機制。而學習系統須提供小組交流空間,且教師得利用各種網路通訊連體,或利過學習系統之功能,介入各小組之學習活動提供引導。

五、公共資源與分享

教師透過網路可將全球各地與教材內容相關的學習資源有組織、有系統的整合在一起,並可設計如網際搜尋、常見問題等方式,提供學生探索及蒐集資料的來源,亦可利用學生作品區的方式,提供學生學習、觀摩與交流的機會。而學生透過登記個人電子郵件信箱與首頁,更可分享學習者個人收藏。

肆、影響互動的因素與改進之道

從教育部於民國八十八年四月開放大專以上學校辦理非同步網路遠距教學以來,筆者全程參與國立高雄師範大學非同步遠距教學系統的發展及協助教材設計,除了多媒體的課程內容,系統並提供各項互動功能,如各章作業與評量、公佈欄、心情留言、電子郵件、即時互動、常見問題、學生作品分享、合作學習、網際搜尋等等,而各項課程已開辦三梯次並有近五千人次參與學習,每週召開課程修改會議並討論課程中學員學習與互動的狀況,茲就實務工作上發生影響課程互動的問題與建議整理並做經驗分享,以期提供未來辦理此項教學的相關單位參考。

一、系統設計的立足點應改變:現有多數的網路教學系統是由電腦程式設計人員依技術層面出發作系統整合,而非由教學活動的進行來思考,如此常會忽略教學者與學習者真正的需求,導致兩者都必須配合系統提供的教學活動方式進行。因此,系統設計小組除了負責平台發展的技術人員外,更應包括實務教學工作的人員在內。

二、應將參與互動列入成績考核:對於授予學分或認證的課程,教材結構上所包含的教學活動更應多些互動,比如與教師討論作業、合作學習、參與線上討論等,而且這些互動需包含在分數上,畢竟學生想得到好成績是引導他們積極參與課程互動的重要因素。

三、非同步討論區議題應多樣化:由於教師無法隨時在網路上回應學生問題,因此非同步討論區的機制變得非常重要,不論是課程討論、心情留言、E-Mail等等皆提供學生很好的互動交流,而討論主題除了由教師指定外,亦可不限制於教材問題的討論,做心情留言抒發等方式進行,讓學員產生更多層面的交流,形成更真實的社會活動。

四、需增加合作學習的內容並適當地分組:許多網路教學系統缺乏合作學習的內容,學習者的互動常常只限於人機互動、教師與學習者的互動,學習者將是孤立的,這無法構成社會化學習的教學策略,而透過異質性分組與良好工作分配的合作學習,即是刺激學習者同儕間互動的好方法。

五、應重視回饋:如同傳統教學大班級的弊病,參與網路教學課程的人數往往遠大於傳統教學的班級人數,而網路教學打破時空限制,隨時有學生上線參與學習,如此加重教學者的負擔,由於時間的因素迫使他們無法提供太多的回饋。因此,教師與助教群的組織與分工將變得非常重要,以適時地對學員的反應做出回饋。

六、注意學習者電腦相關經驗的差異:在網路學習環境中,特別是電腦通訊經驗,對於學習者參與互動的影響非常大。經驗缺乏的學習者較無法自在地參與線上交談,也需要花較多的時間去理解、思考線上交談時表達的概念。另外對於溝通中使用的文字及符號亦無法判斷,例如:「笑臉:)」等,常會感到不知所措,進而影響到互動,因此教師應注意這些學生背景上的差異,並適時地輔導補救。

七、教材內容應時時更新:教材內容不只在開課前需設計好,在整個課程實施的階段內,更應時時反覆更新與增訂,除了提供更多的學習內容之外,也可避免學習者上網透過軟體下載網頁之後,即減少上站參與學習的情況,而網路教學也不應淪為不負責、不修改的教材呈現系統。

伍、結論

傳統的教學活動在教室中進行,不只提供場地、器材及教具,更提供師生與同學間交換意見及學習心得的環境,因此教師與學生間、學生與學生間所缺乏的交互活動,一直是反對實施網路教學的主因之一。網路教學中學習者應由被動式聽眾的角色轉變為主動參與的角色,我們不能以「只將教材上網供學生瀏覽」,讓學生達到「熟悉網路環境」、「閱覽課程資料」等功能,就將之認定為「網路教學」(洪明洲,民88)。而目前透過各項研究以及資訊技術的發展,使得網路教學系統提供的互動功能漸趨完備,配合教學活動善盡系統的互動功能,以提昇學習效果,是未來實施網路教學人員所應思考、重視與不斷改進的地方,更是推展與落實網路教學的關鍵。(本文作者現任教於國立高雄師範大學)

參考資料